洛夫人等柳老夫人骂的差不多了,这才说道:“娘,儿媳前些日子被猪油蒙了心,所以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您大人不计小人怪,原谅儿媳吧。”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要是有芳草丫头一半的孝顺,我就阿弥陀佛了!”柳老夫人冷哼着说道。

  洛夫人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咬着后槽牙说道:“您说的对,儿媳以后一定好好改正。”

  柳老夫人又训了好一会儿,这才放过了洛夫人。

  洛夫人带着墨芳华来到墨君辰的院子,墨君辰一看到洛夫人嚎啕大哭:“娘!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那个小贱人害的我好苦啊!祖母也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汤,竟然还帮着她说话,说她教训我教训的对,简直气死我了!”

  洛夫人气的咬牙切齿,新仇旧恨都攒到了一起:“君辰,你放心,娘一定帮你出气,你好好养伤就是。”

  洛夫人回到给她分配的院子之后,不由得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那个老不死的简直是欺人太甚!这肯定都是那个土包子捣的鬼!”

  “娘,咱们就这么算了?那个土包子何德何能让祖父和祖母都护着她?娘你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接回来。”墨芳华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如果不是洛夫人拦住,都想去杀了云初玖泄愤。

  洛夫人听到墨芳华这么说,心里就是一动:“芳华,你先回你房间休息,我去找你父亲商量事情。”

  墨芳华走了之后,洛夫人来到了院子里面的书房。

  洛夫人见到墨诚自然是一番诉苦,墨诚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的没错,这肯定和那个逆女脱不了干系,真是个搅家精!”

  “夫君,芳草这孩子心眼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父亲和娘越来越宠信她,如果不赶紧决断,恐怕到时候事情有变啊!”

  墨诚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事不宜迟,你让岳父马上跟那边联系,然后让那边派人过来下聘,咱们把亲事定下来。赶紧把这个丧门星嫁出去,至于是死是活就与咱们无关了。”

  “夫君,到时候,如果父亲和娘反对怎么办?”

  “哼!不会的,那边许诺的好处大不了分给父亲一部分。况且,你放心,我有办法说服父亲的。”墨诚眼睛里面闪过一丝阴鸷,这个臭丫头和那个贱人一样,都该死!

  另一边,云初玖和墨芳琴刚从墨霄霆的书房回到听荷轩,眼神闪烁了一下:“三妹,我听说洛氏回来了,你赶紧去秋姨娘那里鼓舞一下士气。”

  墨芳琴点了点头,出了院子。

  云初玖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把书桌移开,把下面的方砖抠出来,小黑鼠从里面蹿了上来。

  “主人!你那个黑心的爹说要给你定什么亲事,你快点想办法吧!听那意思,那边很快就会过来下聘礼了。”小黑鼠焦急的说道。

  “定亲?他们把我接回来就想给我定亲?他说没说对方是什么人?”云初玖皱了皱眉,倒也没太意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