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诚一脸的错愕:“三弟,你说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坑你什么了?”

  “你还不承认?!你大舅哥说那个商人供应的素锦缎物美价廉,我和大哥觉得这素锦缎是东大陆流行的布料,一转手肯定能大赚一笔,所以一口气购进了五亿上品灵石的素锦缎。

  哪里想到,回来一看,那些素锦缎只有上面的几匹是好的,下面的素锦缎遍布斑驳,显然是染色的时候没染均匀,是残次品!素锦缎最大的卖点就是颜色纯正,上色均匀没有色差,这些货你让我卖谁去?”墨昌心里认定这就是墨诚设的圈套,简直是怒不可遏。

  墨诚先是一愣,然后冷笑道:“三弟,别说我根本就不可能做那种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就算是我真的设套了,你是傻子吗?难道就不知道验货吗?”

  墨鹏和墨昌两人脸色涨红,他们自然知道验货,只不过交割货物的那天,墨诚的大舅哥和那个商人将地点安排在了一家青楼,墨鹏和墨昌被里面的妖娆女子迷花了眼,草草看了上面的几匹布就收进了储物戒指。

  墨霄霆见三个儿子互相推诿,互相指责,怒火更甚:“都闭嘴!事情的真相我自然会派人查实,如果这里面有洛家的手笔,我自然不会这么饶了他们。现在,你们说说,这批货怎么办?”

  墨鹏试探的说道:“父亲,要不然咱们把这批布降价处理?”

  “降价处理?降到多少?原价十万灵石一匹,现在恐怕五千灵石都没人要!有钱的买回去觉得掉价,没钱的买更便宜的布料好不好?!”

  “那,那咱们就降的更低一些,三千灵石肯定有人买的。”

  “放屁!你这叫办法吗?蠢货!”墨霄霆恨不能一巴掌糊死他,简直是猪脑子!

  墨鹏被臭骂了一顿不敢说话了,墨霄霆又看向了墨昌:“老三,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墨昌转了转眼珠:“父亲,咱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去别的地方找个下家把这批货卖给他,到时候咱们死不承认就是了。”

  墨霄霆差点气晕过去:“你!你!简直气死我了!先不说有没有你们这样的蠢货能上当,就算人家真上当了,咱们墨家的声誉岂不都被毁了?!做买卖的最重的就是声誉,没有声誉早晚得完蛋!”

  墨诚在一旁见墨鹏和墨昌都被一顿臭骂,眼睛里闪过得意之色,两个蠢货,还想跟我争家主之位,想得美!

  “老二,你有什么办法?”

  “父亲,我刚得知此事,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不过,我刚才灵机一动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你说。”

  “父亲,我听巧云说过,洛家最近搭上了极漠城的人。极漠城虽然物资匮乏,但是那里出产火砾石,是炼器的好材料。

  由于要通过极地沙漠才能到达极漠城,所以很少有人去那里经商,如果我们托洛家的人把这些素锦缎拿到极漠城降价去卖,然后换回数量不菲的火砾石,回来一转手,咱们稳赚不赔。”墨诚眉飞色舞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