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鸟连忙哇哇叫了几声,撼山猛象幼崽前腿一软,啪叽一下,趴在了地上!

  撼山猛象幼崽爬起来,跑到其中一头成象腿边蹭了蹭,显然有些被吓着了!

  “主人,我这诅咒一天只能用一次,下面咱们怎么办?”

  云初玖觉得即便自己和小黑鸟使出真实实力,也对付不了这么多头强悍的八阶妖兽,这可如何是好?

  云初玖用神识在储物戒指里面扫视了一圈,发现了一把金黄色的毛发,想起来这是萧长老的灵宠金斑赤焰虎的虎毛,云初玖死马当活马医,假装从怀里把那把虎毛掏了出来!

  “你们不要得寸进尺!我可是深藏不露的!这只是跟你们一个下马威!看见没?这是金斑赤焰虎的虎毛,连老虎毛我都敢薅,你们我更不怕了!你们做事情要想想后果,如果吃了我们,你们也好不了!”云初玖边说边大力的吹了口气,把虎毛吹向了前面!

  几头撼山猛象见幼崽无缘无故摔倒,心里就有些惊疑,现在又看见金斑赤焰虎的虎毛,心里就更多了几分猜忌!

  这些撼山猛象已经有了灵智,虽然不能口出人言,但还是能听懂的!

  云初玖见它们不再往前来,心里就多了几分底气,挺直了腰板:“再说,我们两个干巴巴的一共也没多少肉,你们就是把我们吃了,也就只够塞牙缝的,何苦呢?到时候你们的小命就没有了!

  更别说这头可爱的小象了!它刚来到这个世界,你们忍心就这么剥夺了它的生命?!它还没有看到过外面的花花世界,它还没有找到生命的伴侣,你们就这么狠心因为两口肉害了它?”

  云初玖不敢停下来,只有拼命的讲话来拖延时间:“冲动是魔鬼,千万不要冲动!我们的肉还没有那些风刃兔肉好吃呢,而且我还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听说是因为在娘胎的时候,被人下了毒!你们就不怕吃了我中毒?

  你们活了这么多年算够本了!可是,那头小象要是因为吃了我的肉而中毒,我实在是良心上过不去啊!”

  几头撼山猛象发现说话的黑丫头还真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于是对云初玖的话就信了几分!如果她的肉有毒,还真是不能吃!

  “再说,咱们有共同的敌人啊!我们俩为什么被推了下来,就是因为我们看不惯他们将你们这些妖兽关在这里!你们是自由的,你们是属于妖兽森林的,怎么能被关在这里做人的灵宠呢?

  我们说了真话,于是就被他们恨上了!那个给你们喂食的弟子为了泄愤,就把我们推了下来!如果你们真的杀了我们,那简直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躲在后面的苏云简直都懵逼了!

  先不说云初玖的胆量大不大,她是怎么想到的这些说辞啊?!

  一套一套的,说实话,我要是撼山猛象,我都信了,说的真是情深意切,催兽泪下啊!

  果然,云初玖这番话算是说到了那几头撼山猛象的心坎里面!

  它们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受人禁锢,这让天性自由的它们简直度日如年!

  “几位象大人,有这样一句话,叫妖兽报仇,百年不晚!我要是你们,我就在此好好修炼,这里有人伺候,灵气还浓郁,反正也出不去,那还不如努力修炼呢!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兽的,你们说是不是?……”

  凤鸣带着那两位驭兽师来的时候,就见云初玖站在那里,背着小手叭叭叭正说个不停,然后那几头撼山猛象不停的点着巨大的头颅,似乎在赞同云初玖的话……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