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芳琴听到云初玖如此说,心里还是有些没底,这素锦缎明摆着就是残次品,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怎么到了她那就变成香饽饽了?这可能吗?

  吃过午饭之后,墨霄霆派人把几匹素锦缎给云初玖送了过来。

  墨芳琴一看,心里就凉了大半截儿!

  这些素锦缎不仅颜色斑驳,而且每一匹上面的图案都不一样,就算想拼接一下都不行,这破布有人买就怪了!

  云初玖看着这些布却双眼放光,仿佛看着金银财宝一般:“宝贝啊!宝贝啊!三妹,这些很快就会变成亮闪闪的灵石了!到时候,姐姐吃肉也会让你喝汤的。”

  墨芳琴眼角抽搐了一下,喝汤?你不让我受你连累,我就阿弥陀佛了!

  云初玖拿出大菜刀,咔嚓咔嚓裁剪下来一块布,然后笑眯眯的对墨芳琴说道:“三妹,我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墨芳琴一脸的懵逼:“什么任务?”

  “很简单,你老实站着别动就行。”

  云初玖说完,拿着那块布开始在墨芳琴身上比划,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皱眉的,就跟个精神病似的。

  “大姐,你难不成还想把这些布做成衣服卖?你可是跟祖父说半个月之内就把这些布卖出去,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做衣服的,再说了,就算是能做完,也来不及卖啊!更何况,这布做出来的衣服能穿吗?”墨芳琴觉得云初玖这次吹牛吹大发了,根本不可能把这些布卖出去。

  云初玖比划了好半天,然后对墨芳琴说道:“三妹,你自个儿去玩吧!我要忙了!”

  墨芳琴虽然疑惑不解,但还是识趣的出去了。

  云初玖拿出一摞宣纸,又拿出笔墨纸砚,开始勾勾画画。

  这货画了一张,不满意,揉成团往地上一扔。

  又画了一张,还不满意,又揉成团往地上一扔。

  很快,地上就扔满了纸团。

  晚饭的时候,墨芳琴来找云初玖,一推门吓了一跳,只见地上满是废纸团,云初玖还在那勾勾画画。

  墨芳琴见桌子上放着一摞画稿,不禁拿起来一张,只见上面画着的是衣服的画稿,虽然只是用笔墨简单的勾勒了一下,但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些衣服的样式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土包子这是准备用这些素锦缎裁成上面的成衣吗?只是,这残次品会不会毁了这精妙的设计?

  墨芳琴正想着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说道:“你过来的正好,我写的字实在是太潇洒飘逸了,我怕别人认不出来,你来写。”

  墨芳琴撇了撇嘴,潇洒飘逸?恐怕是你字写的太难看吧?!

  墨芳琴接过毛笔,云初玖拿出一张画稿递给她:“此成衣用正红色布匹裁制,并且配置白色素纹披帛,材质要轻薄微透。”

  墨芳琴脑海里面就闪过成衣的图案,衣服上面的斑驳图案,配上白色的披帛,效果应该确实不错。

  云初玖又把剩余画稿需要标注的事项都让墨芳琴写好,然后伸了伸懒腰:“行了,可以吃晚饭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