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掌柜接过令牌验看了真伪之后,胖脸笑个跟朵花儿似的:“芳草小姐,芳琴小姐,快请坐!元宝,快上茶!”

  云初玖和墨芳琴坐下之后,一个小伙计送上茶水,胖掌柜苦着脸说道:“芳草小姐,您也看见了,我们这杂货铺的生意实在是冷清啊!

  原来这符篆卖的还算不错,可是最近对面洛记杂货铺的符篆降价了,每种都比咱们低上一成的价格,所以最近这生意是越发的难做啊!”

  云初玖点了点头:“那杂货生意做的怎么样?”

  “杂货销量原本就一般,而且现在有很多人到了对面买了符篆之后,就顺便把杂货也买了,所以咱们这墨记杂货铺是门可罗雀啊!”

  “对了,你姓什么?怎么称呼?”云初玖对此情况早有准备,如果是赚钱的铺子,墨诚也不会提出来。

  “在下姓,姓裴。”

  云初玖嘴里的茶水一下子就喷了出来:“艾玛,对不住,对不住,我实在是有些意外。”

  裴掌柜已经预料到了这点,要不是他跟随墨家多年,墨霄霆也不会让他当掌柜,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这个姓氏确实是有些避讳。

  裴掌柜的脸色不由得讪讪,心说,这个芳草小姐不会也忌讳这点吧?会不会不让他继续当杂货铺的掌柜?

  “裴掌柜,你把账本拿过来我看看。”

  裴掌柜见云初玖要账本心里更加忐忑了,哆哆嗦嗦的把账本递给了云初玖。

  云初玖不由得一皱眉,难不成这账本上有什么手脚?

  云初玖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由得纳闷的问道:“裴掌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你哆嗦什么?”

  裴掌柜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芳草小姐,我,我知道我这个姓氏对于做买卖的有些忌讳,但是我这些年兢兢业业,真的是半点没有对不起家主的事情。现在生意惨淡,我也很着急,可是我这姓是爹妈给的,我也没办法啊!”

  云初玖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得面色一正:“裴掌柜,实在对不住,我刚才有些失态。你姓裴也好,姓郑也罢,这和生意好坏没有一点关系,我不会因为这个对你有成见的。你只要听从我的安排,这杂货铺一定会日进斗金的,相信我。”

  云初玖简单几句话,把裴掌柜感动的热泪盈眶,就差咧着大嘴嚎了!

  云初玖和墨芳琴对视了一眼,艾玛,这个胖老头有病吧?怎么说着说着还要哭了!

  “芳草小姐,就冲您这番话,我裴永发以后都听您的!您是不知道啊,对门洛家的那个掌柜姓郑,平常没少埋汰我啊!咱们墨家别的掌柜也都嘲讽我,再加上这杂货铺生意不好,我这心里实在是憋屈啊!”裴掌柜老泪纵横的说道。

  云初玖不由得想笑,多大点事,这胖老头还哭上了!生意做的好不好,跟姓氏有什么关系?!真是没地方赖了!

  “裴掌柜,别难过了!我答应了祖父,咱们杂货铺一个月的收益要比大伯他们九间铺子的收益加一起还要多,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裴掌柜听到云初玖这么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的更厉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