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看您说的,您最疼我了,您还能把我交出去不成?再说了,洛家人就是欠揍,我这也是帮您出气呢!”云初玖嬉皮笑脸的说道。

  墨芳琴眼角抽搐了一下,土包子的脸皮是真厚啊!

  “你说的倒是轻巧,如果洛家来讨说法,我应该怎么办?”墨霄霆也被云初玖的无赖劲儿气乐了!

  “祖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会儿您只管说场面话就好,剩下的交给孙女我来应付。”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墨霄霆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反正芳草只是一个小丫头,实在不行,他再把场面圆回来就是。

  说话间,有侍卫过来禀报:“家主,洛家家主来了,现在已经由二爷陪着去客厅了。”

  墨霄霆原本还觉得云初玖有些胡闹,现在一听侍卫的话,顿时就怒火中烧!老二这个吃里扒外的蠢货,他岳父一来就屁颠屁颠的去迎接,可恶!

  云初玖瞥见墨霄霆的脸色,暗戳戳的又添了把柴:“祖父,我父亲今天可是够勤快的,每次您叫他来书房速度都没有这么快。”

  墨霄霆闻言脸色更加的阴沉:“走,去客厅看看。”

  “好嘞!祖父,到时候我保证帮您好好气气洛平生那个老东西。”云初玖蹦跶着跟在墨霄霆身后,给了墨芳琴一个嘚瑟的小眼神。

  墨芳琴瞪了她一眼,心说,祖父这关是暂时过去了,但是洛家家主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到时候说不定祖父扛不住压力还会收拾你,你嘚瑟个什么劲儿?!

  此时,会客厅之内,洛家的家主洛平生自持身份,坐在一旁面沉似水,并没有说话。

  洛燕正抱着洛氏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姑姑,墨芳草那个贱人把我打了不说,还讹去了两千万上品灵石,您得给我做主啊!”

  洛氏看到侄女的脸肿的跟猪头似的,身上也是血迹斑斑,气的直咬牙,不过她的心思深沉,所以即便恨不能把云初玖千刀万剐,还是装模作样的说道:“燕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芳草怎么会无缘无故打你呢?”

  墨诚在一边暴跳如雷的说道:“哼!巧云,你不必多问,那个逆女向来飞扬跋扈,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打折腿,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这一次,父亲也不会包庇她,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洛氏心里得意,面上却为难的说道:“夫君,虽然芳草做的有些过分,但是她毕竟年少无知,您还是别责罚太狠了。”

  “哼!都十七岁了,还年少无知?!巧云,你不必再劝,今天说什么也要给岳父大人和燕儿一个说法!”墨诚咬牙切齿的说道。

  墨霄霆进来的时候,正听见墨诚说这番话,恨不能一脚把他踹飞了,这个吃里扒外的蠢货!

  云初玖则是眼眸一深,这样的父亲要来何用?!她不由得自嘲,还好本小姐不是那种愚孝的人,要不然非得被这个渣爹坑死不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