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志的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就觉得有些迷迷糊糊的,他晃了晃脑袋,特么的,喝酒果然误事,美人在前,怎么能犯困呢?!

  赵立志虽然极力想保持清醒,但脑袋还是越来越沉,终于,扑通一下倒在了床上。

  云初玖现出身形,撇了撇嘴,将赵立志弄到了床上。

  云初玖将悬挂在床头辟邪用的宝剑摘了下来,塞到了洛燕的手里,然后握着洛燕的手将宝剑直接刺进了赵立志的前胸。

  云初玖看了一下制造的案发现场,觉得完美极了!黑莲花技能虽然邪恶,但是不得不说,用来虐渣渣实在是酸爽!

  这货打开窗户,把屋子里面剩余的眩晕散气味挥发掉,又拿出解药在洛燕的鼻子前面晃了晃,把赵立志腰间的玉佩摘下来之后,大摇大摆的出了卧室。

  云初玖把赵立志的玉佩扔在了院子的青石板上,然后来到偏房,给两名侍女闻了闻解药,这才隐匿了身形。

  这货勾了勾嘴角,来到隔壁的院子,点了一把火之后,扬长而去。

  这货都算计好了,火起来之后,众人必然要过来救火。

  这时候洛燕和两名侍女的药性刚好过了,到时候一定会惊叫,救火的人以为出事了,自然都会跑过去,洛燕根本没有时间遮掩和隐瞒赵立志的死讯。

  啧啧,到时候的场面一定很精彩,只是可惜影遁符的时效有限,不能看现场直播了。

  事情和云初玖预料的一般无二,火势起来之后,洛平生和赵二长老都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赵二长老还纳闷,立志这小子跑哪去了?怎么解个手用了这么半天?会不会是困了直接就回客舍了?

  众人正在救火,就听见隔壁洛燕院子里面传出来几声惊叫。

  洛平生当时就是一惊,本来想进屋看看,但是毕竟男女有别,只好在屋子外面问道:“燕儿,燕儿,出了什么事情了?”

  “没,没事,祖父,我刚才做、做噩梦了!”屋子里面传来洛燕颤抖的声音。

  洛平生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但也不好深问,正要离开的时候,赵二长老却发现了地上的玉佩。

  “这,这不是立志的玉佩吗?怎么会在这里?”赵二长老脱口而出。

  洛平生脑袋嗡的一下,难道,难道燕儿和赵立志有了私情?这怎么可能?他们只不过见了一面而已!

  赵二长老显然和洛平生的想法是一样的,心里不禁埋怨侄子,你就是再猴急也别招惹洛家的姑娘啊,这可怎么收场?

  洛平生深吸了一口气,让手下人都退下去,只剩下他和赵二长老。

  “燕儿,现在没有外人了,你和立志少爷都出来吧!”洛平生心里暗恨洛燕糊涂,那个赵立志根本不是良人,你怎么能看上他呢?!

  洛平生说完之后,里面并没有传来洛燕的回应,他就觉得似乎事情有些不对劲儿。咬了咬牙,直接推开了房门。

  里面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迎面传来,两个侍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洛燕穿着里衣,脸色惨白的坐在床上,旁边是一个男子,胸口上面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