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二长老闻道血腥味,心里就是一紧,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也闯到了屋子里面。当他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晕了过去。

  “立志!立志!”

  赵二长老扑到床前,连声呼唤,又是喂丹药又是输灵力,可惜赵立志早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他就是再折腾也是白费。

  洛平生脑袋嗡嗡作响,怎么会这样?这个赵立志怎么会在燕儿的房里,燕儿又为什么要杀了他?难道是他要非礼燕儿?

  赵二长老一把掐住洛燕的脖子:“贱人!你为什么要杀了立志?说!”

  洛平生赶紧上前:“赵二长老,息怒!息怒!您就算要杀了燕儿,也得让她说话啊!”

  赵二长老这才松开了洛燕的脖子,阴狠的说道:“说,你为什么杀了立志?”

  洛燕咳嗦了好半天,这才缓过来这口气,歇斯底里的喊道:“我没杀他,人不是我杀的!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他死在了这里。”

  赵二长老狠狠扇了洛燕一个耳光:“放屁!人死在你的床上,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肯定是立志看上了你,你这个不识抬举的竟然杀了他,你个贱人!”

  洛平生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惧怕赵家,赔着小心说道:“赵二长老,这事情恐怕有蹊跷,容我详细问问。如果立志少爷真的是燕儿杀的,我一定宰了她给赵家一个说法。”

  “哼!立志是我大哥唯一的儿子,现在死在了你们洛家,这件事情没完!”赵二长老双眼赤红,怒不可遏的说道。

  洛平生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开始询问洛燕和两个侍女事情的经过,又把看到过赵立志的那些侍卫都审问了一遍。

  众人顿时就拼凑出了事情的“真相”:赵立志醉酒之后,色心大起,于是跑来强迫洛燕欲行不轨,结果被洛燕拿着床头的辟邪宝剑给宰了。

  合情合理,无论是动机还是现场完全符合。

  就连洛燕自己都觉得,可能是迷迷糊糊之中她真的把赵立志给宰了,只不过受惊过度,所以就想不起来了。

  “洛平生,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赵二长老一想到回去要面临的事情,简直是头大如斗,早知道这样,就不带这个侄子过来了。

  “赵二长老,唉!事已至此,我也不过多辩解了!燕儿就交给你们赵家处置,另外,我们洛家愿意把一半家产都赔偿给赵家,只求您能在赵家主面前替我们求求情,饶过我们这一回。”

  洛平生显然比墨霄霆还要冷血无情,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舍弃了洛燕。

  洛燕本来就受了惊吓,现在听到洛平生这么说,直接就晕了过去。

  赵二长老深吸了口气:“此事我做不了主,我要回去请示一下我大哥,并且把,把立志的遗体带回去。我现在马上就回建封城,如果在此期间,你私自放跑了洛燕,我就让你们整个洛家陪葬!”

  “您放心,我一定派专人看管她,这毕竟是意外,您回去之后,还请多加周旋。”洛平生说完,就转给了赵二长老足足十亿的上品灵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