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接到暗风的消息,说云初玖竟然答应了赵家的婚事,还大肆采买嫁衣,顿时气的就找不着北了!

  虽然,云初玖之前和他说过,即便有什么婚约也是假的,她都会解决的,但是他还是日夜兼程赶了过来,想要抢他媳妇儿简直是找死!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黑莲花小媳妇分分钟就把那个所谓的“未婚夫”给灭了……

  云初玖看到帝北溟,心里很是欢喜,但是想到上次的传声符,又看到帝北溟瞪着死鱼眼睛,这货小脸吧嗒一下也沉了下来。

  “哎哟,这不是某个始乱终弃的人吗?这是哪阵妖风把你吹来了?”云初玖抱着肩膀靠在门上,撇着嘴说道。

  帝北溟本来心里都想好了,黑东西是被逼迫的,如果她好好解释本尊就不和她计较了。

  哪里想到,云初玖一张嘴就夹枪带棒的,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我始乱终弃?你不是都已经答应了别人的婚约吗?听说连嫁衣都买好了,你这是嫌弃本尊来的不是时候吗?”

  “胡说八道!你听谁说的?”云初玖心里一动,小白脸怎么知道我这里的事情,难道他在我身边安排了暗卫?

  “哼!本尊自然有办法得知想知道的东西,你少转移话题,你就不应该和本尊解释解释吗?”

  “解释你个大头鬼!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飞醋!我那是被迫的好不好?你以为我愿意和一个王八蛋扯上关系?你还好意思质问我?

  是谁大半夜的跑过来要分手的?是谁一天到晚像个木头桩子似的?是谁动不动就甩脸子给我看的?小白脸,你扪心自问,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云初玖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诚然她是独立坚强的性子,但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还是觉得脆弱委屈。

  帝北溟看到云初玖要哭,顿时就麻爪了,什么怒气什么面子都丢到九霄云外了,跃到云初玖面前,把她搂在怀里,笨拙的说道:“我又没说什么,你哭什么?!”

  云初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还想说什么?你不信任我,你个混蛋!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醋!”

  “我,我,我不是不信任你,我就是生气!我是生我自己的气,如果我足够强大,就能护你周全,咱们就不用受分离之苦,都怪我太弱了。”

  帝北溟眼睛里面满是心疼和内疚,如果他足够强,哪里需要小九殚心竭虑的一步步筹划,都是因为他太弱了。

  云初玖这货绝壁是个蹬鼻子上脸的,她见帝北溟心疼了,顿时连掐带捶:“你个小白脸,说的倒是好听,可是每次都瞪个死鱼眼睛吓唬我……”

  云初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帝北溟闷哼了一声,然后胸前就有鲜血渗了出来。

  “你受伤了?”

  云初玖吓了一条,然后三下五除二就把帝北溟的上衣给扒了,只见帝北溟的胸前有一条崩裂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流血。

  不仅如此,他的身上满是伤痕,有深有浅,显然是在一直不断的受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