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手忙脚乱的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止血的丹药喂给帝北溟,然后又在伤口上撒上药粉。

  “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你怎么不敷药?”云初玖气的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问道。

  “赶来的时候有些匆忙,一时没顾得上,再说我已经习惯了,过两天自然就没事了。”帝北溟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你的身体也是我的!你竟然这么不爱惜,我告诉你,你真要落下一身伤疤,我就不和你滚床单了!”

  云初玖抹着眼泪说道,这货很是心疼,帝北溟身上的伤痕如此多,这就说明,他的处境极其的凶险。

  帝北溟用手轻柔的帮云初玖擦掉眼泪:“真的没事,我自从上次晕倒醒来之后,身体就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这点小伤奈何不了我的。”

  云初玖心里一动:“你晕倒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帝北溟见说漏了嘴,也不好再隐瞒,于是简单说了一下当初的经过。

  当日,云初玖被夏管事带走之后,帝北溟急怒之下喷了一口鲜血,然后晕了过去。

  帝凛寒等人吓的不轻,又是喂丹药又是输灵力,但是根本没有效果,帝北溟的脸一直惨白如纸,脉搏也变得极其的微弱。

  殿主夫人整天以泪洗面,天池老人闻讯也赶了过来,将仅存的一枚十五级混沌生机丹给帝北溟服了下去。

  服药之后,虽然帝北溟没有醒过来,但是脉搏变强了一些,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天池老人也只有一枚混沌生机丹,众人再次变得束手无策。

  直到一个月过后,整个长生殿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中,帝北溟睁开了眼睛。

  当时,暗风守在帝北溟的卧室之内,直接就被体内激荡的灵力弄晕了过去。

  帝北溟帮他将体内的灵力疏导之后,万年倒霉蛋暗风童鞋的灵力硬生生的从灵尊六层跃到了灵玄九层,这货醒过来之后差点没乐疯了。

  长生殿内的众人或多或少灵力也都增长了一些,只不过没有暗风这么明显而已。

  帝凛寒和殿主夫人见帝北溟醒了当然是欣喜不已,但是他们马上也发现了帝北溟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容貌还是那个容貌,可是整个人的气质变的更加冷硬,甚至带着几分冷酷,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让人从心里产生敬畏之感。

  恰巧此时,血无极听说云初玖被带走的消息赶了过来,这货不知道帝北溟今非昔比,上来就是一顿臭骂:“你个面瘫!你个没用的东西!我把小九妹妹托付给你,你竟然没保护好她!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把小九妹妹接到我们血魔宗去,你个废物!”

  帝北溟皱了皱眉,一扬手,毫无准备的血无极就被拍飞了出去,吐了一口血之后晕了过去。

  众人见状,赶紧上前劝阻,帝北溟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废物。”

  这时,仙元大陆的接引之光下来了,帝北溟拽着暗风直接踏入了接引之光,看到哭的稀里哗啦的殿主夫人,皱了皱眉,淡淡的说了句“保重”,然后就不说话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