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还兴奋不已的暗风,这下慌神了!

  因为这倒霉催的根本没想到,灵力高了之后就要去往仙元大陆,别的都好说,可是这要是走了,岂不是就看不到金枝小姐了?!

  就在马上被传送的前一刻,这货终于鼓足了勇气,大声喊道:“金,金枝小姐,我在仙元大陆等你,我会一直等着你!”

  暗风的话音刚落,接引之光就消失了,帝北溟和暗风也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原本浓重的离别愁绪,顿时就被暗风的神来之笔给冲淡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金枝。

  金枝虽然性子外向开朗,但是任凭再开朗,被人当众表白,也很不自在好吗?!再说,暗风这个蠢货,你表白就表白,为毛非要在金枝后面加上小姐两个字,很别扭好不好?!

  帝北溟和暗风到了仙元大陆之后,就开始四处打探云初玖的消息,然后就有了几个月前的那件事。

  云初玖的心随着帝北溟的讲述忽上忽下,心里揪揪的疼,她想起来走的时候确实听到了殿主夫人的惊呼,她当时还以为是出现了幻觉,没想到小白脸当时竟然吐血了。

  云初玖抱着帝北溟的腰呜呜哭了起来:“男神,我不知道你晕倒了,要不然当时我一定想办法拖延一段时间再离开。”

  帝北溟摸着云初玖的头发说道:“我现在不没事了吗?也算是因祸得福,要不然按照我原来的修炼进度,至少还需要一年时间才能见到你。”

  云初玖拿帝北溟的袖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带着哭音问道:“那金光是什么?你怎么会散发金光呢?你又不是金子做的。”

  帝北溟看到袖子上面一片狼藉,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忍住把云初玖推开的冲动说道:“具体我也不太知道,似乎是体内的封印。小九,我现在也理不清一些事情,所以无法告诉你,等我把事情弄清楚之后,会和你说的。”

  云初玖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识趣,她见帝北溟不想深说,所以也就转移了话题:“乌鸡哥哥也是关心我,你揍他做什么?再说了,揍也可以,你揍那么重做什么?”

  帝北溟听到云初玖说“揍也可以”,勾了勾嘴角:“那个蠢货太弱了,我揍他是帮他,相信他很快就会飞升到仙元大陆,到时候无论是给我帮忙,还是保护你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虽然蠢虽然废物,但勉强还算不错。”

  云初玖顿时高兴的说道:“真的?乌鸡哥哥快要来了?那真是太好了!要是金枝美人也能来就更好了。”

  帝北溟听云初玖这么说,嘴角微微有些抽搐的说道:“金枝应该也快了。”

  “金枝的灵力还没有我高呢,她怎么会也快飞升了?”云初玖不解的问道。

  原来,暗风和金枝两个人虽然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是两个人的来往还是很频繁的,当天金枝摘了些果子想送给暗风,刚走到帝北溟的院子外面,就被突如其来的金光弄晕了。

  这货因祸得福,醒来之后,灵力等级直接就跃到了灵尊九层。

  不过,由于一下子升阶太多,需要稳固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继续修炼,估计用不了太长时间应该也可以飞升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