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听完帝北溟的讲述,先是高兴的合不拢嘴,然后噘着嘴就不高兴了。

  “靠!弄了半天,我岂不是最弱的?本来还有个金枝垫底,现在可好,他们都沾了你的光升级了,只有我最弱。”

  帝北溟正想要安慰她一下,就听见云初玖接着说道:“不过,也没什么,笨鸟才先飞呢!像我这么厉害的人,一定可以后来居上的!”

  帝北溟……

  “小九,你转过身去,我换一下衣服。”帝北溟见衣服上不仅沾染了血迹,而且袖子上还有云初玖蹭的鼻涕眼泪,实在是有些不舒服,就准备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云初玖撇了撇嘴:“我还能偷看怎么着?再说了,原来还有点看头,现在上面都是伤疤,我才懒得看呢!你换就是了,我保证不会偷看的。”

  帝北溟没办法,只好转过身,背对着云初玖开始换衣服。

  云初玖这货,光明正大的偷看,最开始是带着戏谑的心思,可是看到帝北溟后背上也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这货眼圈就红了。

  特么的!

  老娘现在就是太弱了,要不然谁敢欺负我的男人,我弄死他!

  不行,等把洛家和赵家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必须找个由头出去历练,要不然猴年马月才能变厉害啊?!

  帝北溟换好衣服转过身来的时候,就见云初玖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帝北溟还没开口,云初玖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又哭了起来,然后顺便用帝北溟的衣服袖子当手帕用。

  帝北溟也无暇关心衣服又脏了,焦急的问道:“小九,你怎么了?”

  “呜呜,我太没用了!我太废柴了!我没办法和你并肩作战,还要你为我担心,我就是个拖后腿的……”

  “傻瓜,是我没用才对!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我没能保护好你,我才没用。”

  “不,是我没用,是我废物,我连金枝都不如了,我就是个废物……”

  帝北溟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金枝听到小九这么说,会不会气吐血。

  帝北溟又安慰了好半天,奈何云初玖这货八成是最近积攒的眼泪太多,哭个没完没了,而且哭的还抑扬顿挫的。

  帝北溟实在没办法,干脆直接把她的嘴堵住了,嗯,用他的嘴唇。

  终于,安静了……

  好一会儿过后,帝北溟才松开了云初玖。

  “哼!色狼!就知道占我便宜!”云初玖红着脸嘟囔道。

  帝北溟心里再次激荡起来,恨不能马上把她拆吃入腹,奈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儿,帝北溟就说道:“小九,要不然我帮你把洛家和赵家的人都杀了吧?这样你就能轻松一些。”

  云初玖摇了摇头:“男神,我自己来。不是我矫情,只有自己亲手报仇才痛快,更何况我还要利用这两家搞点事情出来。”

  帝北溟见云初玖态度坚决,而且知道她鬼点子多,也只好放弃了要大开杀戒的念头。

  “你身上有丹药吗?”云初玖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