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云初玖正鬼鬼祟祟的准备偷溜!

  “啊嚏!是云初玖!就是她放的毒烟!那些毒烟都是从她的炼丹室里面冒出来的!”

  “我就说,咳!咳!怎么可能有人炼制出这么恐怖的东西!咳!咳!原来是这个冒坏水的云初玖!”

  “啊嚏!啊嚏!她一定是在报复我们!啊嚏!就因为前天我说了她是废物!”

  “这个云初玖真是太可恶了!咳!咳!她这纯属是捣乱!”

  ……

  云初玖心说,怪我咯?我这是给你们醒醒脑!不收说你们钱就不错了好不好?!

  云初玖蹦跶着到了管事房,虽然管事房离十三号炼丹室比较远,但是浓烟也波及到了这里,高管事咳嗦的驼背更严重了!

  云初玖难得的有了点愧疚之心,将手里的玉牌交给高管事:“高管事,实在是对不住,我这手法实在是太差,炼了九九八十一炉都失败了,我就先回去了,过几天我再来!”

  高管事被熏的老泪纵横,真心想吼一句,你就别来了!行吗?!别人炼丹是要钱,你炼丹是要命啊!

  云初玖蹦跶着出了炼丹房,先到了云初肆那里,把小黑鸟接了回来,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云初玖刚进院子,就看见帝北溟面沉似水,正阴沉的盯着自己!

  云初玖心里暗骂,这个小白脸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了?拉拉着驴脸又是抽什么风?!

  不过,已经有了丰富对敌经验的云初玖马上就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男神!你来了!我说今天怎么喜鹊喳喳叫呢!还纳闷会有什么喜事呢!原来是您来了!这可真是大喜事啊!您是什么时候到的?”

  暗风和暗隐眼角抽了抽,九小姐,拜托,这里又不是世俗界,哪里有喜鹊那种凡鸟?你就是撒谎也有点诚意好不好?!

  不过,帝北溟却显然很吃云初玖这一套,面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本尊昨天晚上就到了,你一夜未归,去了哪里?”

  “我去炼丹房炼药了呀!”云初玖一脸的嘚瑟!

  “炼药?本尊不是给了你天地乾坤炉了吗?你还去炼丹房做什么?再说,你会炼药吗?”帝北溟微带鄙夷的挑了挑眉!

  云初玖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早把什么低调,什么扮猪吃老虎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咣当、咣当、咣当!

  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三大菜盆丹药往地上一放!

  云初玖嘚瑟的叉着腰说道:“哼!小瞧人呢!看看这是什么?这都是我用一天的时间炼制的!”

  帝北溟脸色一僵,用菜盆装丹药,也就黑东西能做的出来!

  等等!

  三大菜盆的丹药?

  这至少也有数百颗吧?

  都是黑东西炼制的?

  不是说炼丹很难学吗?

  不是说要炼制上千次才能成功出丹吗?

  不是说最开始的成丹率很低吗?

  为什么黑东西一天的时间就炼制了这么多?

  帝北溟正沉思的时候,暗风嗷的惊叫了一声:“我的娘啊!我的老天爷啊!超、超品!居然都、都是超品止血丹!三大盆的超品止血丹!”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