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风见来的人是帝北溟,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帝北溟会赶过来,但不得不说好在帝北溟赶了过来,要不然今天他和云初玖恐怕都得没命。

  妖兽对危险都有本能的感知,它们见帝北溟几招就把那些妖禽击退了,互相看了看,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逃跑了。

  云初玖正想说几句感谢的话,就见帝北溟面色冷凝,狠狠瞪了她一眼:“出去再跟你算账!”

  云初玖一缩脖子,完了,小白脸生气了!

  暗风更惨,本来就身受重伤,再被帝北溟冰冷的目光一扫,差点晕过去!惨了,惨了,尊上发火了,少不得要挨罚了。

  照理说,暗风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调息片刻之后再出发,可是看到帝北溟阴沉的脸色,他哪里敢耽搁,恨不能长对翅膀,飞得越快越好。

  当然,还有更惨的童鞋,那就是小黑鸟。

  这货此时心里的忐忑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担心黑心主人的秋后算账,更担心帝北溟会把它五马分尸,老天爷啊,鸟命堪忧啊!

  帝北溟走在最前面,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所过之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显然是被煞气所伤。

  云初玖和暗风互相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两个人就连走路都不敢弄出太大的响动,生怕帝北溟会借机收拾他们。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云初玖厚着脸皮凑到帝北溟身边说道:“男神,天黑了,咱们是不是找块地方歇息一晚?”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没搭理她,继续往前走。

  云初玖偷偷撇了撇嘴,呸!看在你救了姑奶奶的份上,忍了!

  云初玖正暗自腹诽的时候,就见帝北溟随手就是几掌,粗壮的树木应声倒地。

  云初玖暗戳戳的瞪了帝北溟的背影几眼,特么的!这小白脸脾气越来越古怪了,没事拿树撒什么气啊?!一点也不知道爱护环境,差评!

  这货正腹诽的时候,帝北溟转过身冷哼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是要露营吗?”

  云初玖一愣,继而谄媚的说道:“男神,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原来你把这些树弄倒是为了腾地方露营啊!”

  这货边说边拿出一把椅子,屁颠屁颠的放到帝北溟身边:“男神,您快坐下歇歇,我来准备晚饭。”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没搭理她,不过倒是坐在了椅子上面。

  暗风啪叽一下就瘫坐在了地上,拖着重伤走了这么半天,简直要了小命了!终于可以调息一下了。

  云初玖开始准备晚饭,其实也不用准备什么,这货储物戒指里面各种美食应有尽有,摆满了整整一桌子。

  吃饭的时候,这货自然又是殷勤的不得了,暗风恍惚觉得似乎回到了当初尊上和九小姐初遇的时候,那个时候九小姐就是这么的厚脸皮,咳咳,会来事儿。

  帝北溟虽然接受了云初玖的殷勤服侍,但是依然冷着脸,除了冷哼一句话都没有和云初玖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