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自知理亏,这件事情确实是欠考虑,明知道危险系数那么高还非要进去,如果不是帝北溟及时赶到,后果还真不敢想象。

  所以,即便帝北溟冷着脸,这货也笑的跟朵花儿似的不停的卖萌讨好,就差安条尾巴摇啊摇了。

  到了就寝的时间,小可怜暗风主动提出来警戒值夜,云初玖则是拿出万能小帐篷,拽着帝北溟进了帐篷。

  这货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床头打架床尾和,能不能让小白脸消气就看今晚了!

  帝北溟进了帐篷之后,合衣躺下依然没搭理云初玖。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贱兮兮的说道:“男神,亲爱的男神,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听信小黑的谗言,不顾危险的深入险地,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灵兽袋里的小黑鸟差点晕过去!

  主人!

  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你明明知道小白脸正在气头上,你就这么把我卖了,我会没命的好不好?!

  果然,帝北溟森冷的说道:“明天再处理那只蠢鸟!黑东西,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觉得凭借你的伶牙俐齿和符篆你就天下无敌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把墨家玩弄在股掌之间,你就可以无惧灵力等级的差异可以肆无忌惮了?你是不是觉得天道都没抹杀你,你就可以不爱惜你自己的小命?

  黑东西,你是不是觉得凭借我对你的感情,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真的就这么死了,我,我,哼!”

  帝北溟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是意思显而易见,如果云初玖死了,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云初玖被帝北溟一连串的反问给骂懵逼了!

  她心头一凛,咂摸咂摸帝北溟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她这些日子确实有些飘飘然了!

  今天之所以会进去,虽然小黑鸟的蛊惑占了一部分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她飘了!

  她觉得,灵力低又怎么样?!墨家不还是被她耍的团团转?洛家不还是被她给灭了?!更何况还赚了大把的灵石,简直有种智商在线,天下我走的优越感。

  可是,今天,在那些强大的妖兽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没用,如果不是小白脸从天而降,她多半会丧命在这落凤森林,而且还会连累暗风和几只蠢萌。

  这货有个优点,那就是知错就改,想明白之后,扑到帝北溟怀里就开始嚎:“哇哇,男神,你说的对,我错了!我就是个自鸣得意的傻瓜!”

  这夜深人静的,云初玖的哭声实在是太有穿透力了!帐篷外面站岗的暗风吓的一激灵,艾玛,尊上不会是动手揍了九小姐吧?!怎么哭的这么凄惨?

  帝北溟看到云初玖哭的这么卖力,一方面是心疼一方面是后怕,他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因为心神不宁临时起意过来看一看,如果他没能及时赶到,那将是多么可怕的结果!

  所以,即便云初玖哭的直抽抽,帝北溟也没哄她,本来抬起的胳膊也收了回去,

  区区灵尊六层就敢闯到一群高阶妖兽中间,简直是胆大包天!

  就应该给黑东西一个教训才行,要不然她都能把天捅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