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这货最开始确实是哭的情真意切,后来就是想博取帝北溟的同情,顺便把这次小风波度过去,哪里想到帝北溟根本没搭理她!

  这货下不来台了,你说是继续哭还是继续哭呢?

  这货边哭边从手指缝里偷看帝北溟,结果看到帝北溟依然冷着脸,只好讪讪的偃旗息鼓,特么的,不管了,先睡觉再说,明天再想办法哄小白脸。

  帝北溟正犹豫要不要哄哄云初玖的时候,就听见哭声戛然而止,低头一看,发现云初玖这货竟然睡着了!

  帝北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在云初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云初玖睁开眼睛,看见身侧帝北溟的睡颜,这货色心有些蠢蠢欲动。

  啧啧,小白脸怎么能长的这么有魅力呢?!

  这睫毛怎么能这么长呢?

  这鼻子怎么能这么坚挺呢?

  这嘴唇怎么能这么诱人呢?

  这肩膀怎么能这么宽阔呢?

  这货眼光一路往下,不由得叹息连连,小白脸穿的严严实实,一点春光都看不到,真是可惜啊!

  这货眼睛突然被一处吸引了!

  那,那是,天啊!小白脸的尺寸是真不错啊!

  这货想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蹭的一下子冲出了帐篷。

  艾玛!

  不得不说小白脸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床榻啊!

  呸!呸!呸!不能再想了,再想就容易出现限制级的画面了。

  帝北溟早就醒了,他疑惑的睁开眼睛,很是纳闷,黑东西怎么突然就冲出去了?难道是知道自己错了,所以觉得没脸见他?

  帝北溟勾了勾嘴角,看来给她点教训还是有效果的,要不然由着她的性子胡来,迟早要惹祸。

  帝北溟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心情很是不错,起身出了帐篷。

  云初玖这货正在那默念清心咒,看到帝北溟出来之后,眼睛就不自觉瞥向了那里,艾玛,还好,还好,已经恢复正常了,要不然简直要把控不住蠢蠢欲动的小心情了!

  帝北溟见云初玖欲言还羞的偷看他,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冷哼了一声:“黑东西,你知道错了吗?”

  云初玖这货也是做贼心虚,听到帝北溟这么问,这货还以为是自己的色心被帝北溟察觉了,难得的脸色涨红的嘟囔道:“咳咳,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帝北溟勾了勾嘴角:“那你说说,你哪里错了?”

  “男神,这,这就别说了吧?!”云初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暗风,这要说出来简直丢死人了!

  “哼!你能做的出来,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要是不说,那就说明你根本没有认识到你自己的错误。”帝北溟不悦的说道。

  “男神,这可是你让我说的,那我可,可就真说了!”云初玖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说!别磨蹭了!”帝北溟走了几步,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

  “好,好吧,我,我不该觊觎男神你的美色,我不该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那里,我不该想到了一些不该想到事情。不过,不过,男神,你,嘻嘻,我很是期待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啊!”

  啪叽!

  可怜的尊上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脸上鲜红如血,恨不能把云初玖的嘴给缝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