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管事被砸懵了,反应过来之后,怒气冲冲的说道:“小贱人!你竟然敢用茶杯砸我?!你找死!”

  “不好意思,我本来是在喝茶的,但是手一滑,这茶杯就飞出去了!”云初玖翘着二郎腿,毫无诚意的睁眼说瞎话。

  “你!四老爷,这个小贱人是谁?你就任由她如此胡闹?!如果你不管,我就自己动手了。”刘管事气急败坏的说道。

  墨霄霆脸色阴沉:“刘管事,这是我的孙女芳草。”

  墨霄霆的言下之意就是,她是主子,你是奴才,你一口一个小贱人,太过分了!

  没想到刘管事根本就不买账,冷哼着说道:“既然是小姐就应该有小姐的样子,四老爷的家教和本家相比实在是差的太多啊!”

  刘管事的话音刚落,云初玖就跃到了他的面前,扬手就是两个重重的耳光,紧接着就是重重的一脚踹在了刘管事的腰眼上。

  刘管事被这一脚直接踹到了客厅的门口,好巧不巧磕在了门槛子上,两颗大门牙都被磕断了!

  刘管事觉得腰都快要折了,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吐了一口血沫子,脸色狰狞的对着云初玖就是一掌。

  云初玖轻巧的闪避开,她之所以敢这么揍这个刘管事,就是发现这个刘管事不过是灵尊八层而已,这货精着呢。

  两人都没有使用灵力,云初玖的身法又是极快,不过十几招,刘管事就又被云初玖踹翻在地。

  “你个狗奴才!敢叫我小贱人,说,到底谁是贱人?!”云初玖手里拿着大菜刀在刘管事的脸上蹭了蹭。

  “四老爷,你,你就任由这个小,小姐如此对待我吗?”刘管事硬生生把贱人两个字咽了下去。

  墨霄霆早就对刘管事不满了,虽然觉得云初玖有点冲动,但是知道她是个心眼多的,因此也就象征性的说道:“芳草,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放了刘管事。”

  云初玖对着刘管事啪啪又是两个大耳光:“你个臭不要脸的,你还敢告状?!你一个狗奴才不但对我祖父不敬,还敢骂我是小贱人,我就是杀了你,本家也说不出什么!”

  “你,你,宰相门前七品官,你打我就是在打本家的脸,你放开我!”刘管事色厉内荏的说道,他根本没有把小小的分支放在眼里,哪里想到会遇上云初玖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变态。

  “放开你?想得美!说,谁是贱人?”云初玖手里的菜刀轻轻一划,刘管事的脸顿时就被割开了一个口子。

  “你,你,我不会饶了你的!”刘管事疼的连连惨叫。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又在他脸上划了一刀:“谁是贱人?”

  “我是贱人,我是贱人!芳草小姐,你饶了我吧!”刘管事见墨霄霆一直沉默不语,而且云初玖真的敢下手,咬了咬牙,先敷衍过去再说,到时候再收拾这个贱人!

  “原来你是贱人啊!啧啧,刘贱人,那你说说,用十万灵石买我们铺子的主意是你出的还是本家的意思啊?”云初玖问完之后,暗戳戳的打开了录音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