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当然是本家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行事。”刘管事见云初玖的大菜刀又要往下落,赶紧说道。

  “哦?本家的意思?我们那铺子至少能值一千万上品灵石,本家想十万灵石就买走?这也太不讲究了吧?墨家本家那是堂堂的大家族,会这般行事?哼,一定是你这狗奴才在撒谎!”云初玖气愤的说道。

  “这,这真的是本家主子的意思,我一个小小的管事哪里敢擅自做主?!”

  云初玖把录音石关了之后,这才用大菜刀拍了拍刘管事的脸说道:“刘贱人,你现在是不是想着,等我放开你之后,你就找本家告状?然后让本家逼迫我祖父收拾我?嗯?”

  刘管事眼神闪烁了一下:“芳草小姐,你,你想多了,我这是罪有应得,哪里敢告状。”

  “哼!实话告诉你,我敢揍你就不怕你告状,来,我现在就松开你,你告状吧,看看本家会怎么说。”云初玖说着真的松开了刘管事,慢条斯理的回到座位上坐好。

  刘管事当即就变脸:“小贱人,你竟然敢这么对待我,你等着!”

  刘管事说完就拿出了传声符,虽然云初玖和墨霄霆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是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是添油加醋在告状。

  刘管事放下传声符不大会儿,墨霄霆的传声符就颤动起来。

  墨霄霆把神识探入之后,就听见里面传来五族叔不悦的声音:“霄霆,刘管事虽然是个奴才,那也是我们本家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你这是何意?你让那个什么芳草给刘管事赔礼道歉,要不然,哼!”

  墨霄霆气的直咬牙,让主子给一个奴才道歉?难道我们广顺支的主子连本家的奴才都不如?

  可是,如果不照做的话,本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这该如何是好?

  墨霄霆正为难的时候,云初玖蹦跶到他身边,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墨霄霆连连点头,然后拿起传声符说道:“五族叔,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刘管事说要用十万上品灵石买我们价值千万的铺子,还说是您的意思,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污蔑!

  您怎么可能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这不是在打您的脸吗?这传扬出去,一定会对本家和您的名声有碍,所以芳草丫头才教训了刘管事一下。

  五族叔,如果这要求真是您提的,我们广顺支二话没有,毕竟七星幸运卡的生意都献出来了,也不差这一个铺子。”

  好一会儿,墨霄霆和刘管事的传声符都没有动静,显然是本家那边还没决定好怎么做。

  云初玖不由得冷笑,这就是典型的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真是臭不要脸!她心里笃定,那边一定会训斥刘管事一番,然后将事情都推到刘管事身上。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刘管事的传声符颤动起来。

  刘管事得意洋洋的脸很快就变成了诚惶诚恐,放下了传声符之后,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四老爷,芳草小姐,刚才奴才是猪油蒙了心,所以就胡言乱语了一番。那个铺子该多少钱,我们就出多少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