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虽然对这虚伪的宴会不感兴趣,但是有礼物收这货就感兴趣了!

  现在云初玖是墨家的红人儿,自然有很多人巴结。

  就连墨鹏等人都不敢怠慢,送的生辰礼都很贵重,这货收礼收的不亦乐乎。

  宴会进行到尾声的时候,云初玖就借口有些累回到了听荷轩。

  这货坐在床上,清点了一下收到的礼物,高兴的合不拢嘴,这要是一年能过上十回八回的生日就好了。

  饱暖思**,这货想帝北溟了!

  但是,她知道帝北溟的处境危险,她也不敢发传声符分散帝北溟的注意力,只好拿出帝北溟的画像解解相思之苦。

  不过,这画像有些特殊,嗯,上面的帝北溟没穿衣服,简称果体像。

  这货看的直流口水,就差直接上去亲了,边看边嘟囔:“狗尾巴!你个蠢货!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说不定我早就把小白脸拆吃入腹了,现在小小白脸都会打酱油了!”

  丹田之内的怪草把叶片都蜷缩了起来,它知道,隔几天一次的咒骂又要开始了!没办法,它做贼心虚,也只能任由云初玖骂,骂就骂呗,习惯就好了,要是好多天听不到小丫头的咒骂,还感觉缺点什么呢!

  暗无天日的一处山洞里面,帝北溟满身是血的靠坐在一处石壁之上,虽然吃了很多的止血丹药,但是这次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依然没有恢复,如果再耽搁下去,恐怕那些人就会追上来了。

  帝北溟闭着眼睛休息,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七月初九,费力的掏出传声符,将神识投入了进去:“小九,生辰快乐。”

  云初玖正在那对着帝北溟的果体画像流口水,一见是帝北溟发来的传声符,不由得喜出望外。

  这货听到帝北溟的话之后,不由得翘起了嘴角,小白脸竟然还能记得我的生日,挺贴心的嘛!

  “男神,我想你了,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不要那么死心眼,该不要脸的时候就要豁得出去。”

  帝北溟听到云初玖的话,原本冷硬的表情变的柔和起来:“嗯,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有时间我去看你。”

  “好吧,来,啵一个!”

  云初玖以为帝北溟最多也就回她一个“嗯”,没想到的是,传声符里面传来帝北溟低沉的声音:“小九,我也想你,你保重。”

  云初玖这货简直不敢相信,小白脸竟然开窍了?

  这货翻来覆去听了好几遍,然后高兴的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儿,她觉得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另一边的帝北溟,觉得头昏沉沉的,甚至没有力气把传声符再次收进储物戒指,就这样握着传声符晕了过去。

  另一边的云初玖欢快的滚了好一会儿,突然坐了起来。

  咦?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小白脸这话不像是甜言蜜语,怎么感觉像是在交待遗言呢?是她想多了,还是小白脸真的出事了?

  云初玖的心里就是一紧,赶紧拿出传声符:“男神,你没事吧?”

  好一会儿过去,传声符也没有反应,云初玖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