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正在焦急的等待,神识探入进去之后,就听到了帝北溟嘶哑的声音,这货不由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货不是被感动的,而是后怕,刚才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帝北溟了,这种感觉永远不想再体会到第二次。

  暗风也是鼻子发酸,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增加灵力,想办法助尊上一臂之力。

  云初玖抹了抹眼泪,拿起传声符说道:“男神,你真是太让我生气了!我上次不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你,受了重伤就打开木匣子吗?这回记住了吧?”

  帝北溟仰起头,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说道:“嗯,我记住了。小九,你等着我,我会尽快的解决掉麻烦,以后永远不离开你。”

  云初玖听到帝北溟的话,心里又酸又甜:“男神,你一定要保重自己。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偷懒的,我一定会尽快的强大起来,谁要是欺负你,我揍死他丫的!”

  ……

  帝北溟和云初玖又聊了好一会儿,暗风自然不好在一旁傻站着,识趣的在院子里面等候。

  情长纸短,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云初玖终于恋恋不舍的收起了传声符,这才想起来外面的暗风。

  “小疯子,我现在实在是太弱了,我明天会和老狐狸提出去试炼,落凤森林肯定是不能去了,我听说距离凤黎城一千多里地有一座千仞山,咱们就去那里试炼吧。”云初玖对暗风说道。

  暗风自然是没有异议,两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暗风转身离开。

  云初玖并没有把墨芳琴和两个侍女唤醒,反正到了明天早上,她们自然会醒过来。

  第二天,云初玖被她的想法和墨霄霆说了一下。

  墨霄霆虽然怕云初玖出危险,但是也知道这货的脾气,只好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千千万万要小心。

  “芳草,千仞山里面不但有厉害的妖兽,而且里面有一片毒瘴林,你千万要避开那里,否则凶多吉少,明白吗?”

  “祖父,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多则三个月,少则两个月,我就会回来,您也注意身体。”云初玖笑着说道。

  这货心里却腹诽,啧啧,外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这对祖孙感情多好呢?!实际上啊,都是怕对方死了,利益没办法保障了,还真是讽刺。

  墨霄霆又嘱咐了一番,想了想,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道:“芳草,你此去凶险,你去咱们的铺子多挑一些防御灵器。”

  墨霄霆之所以这么肉痛,因为他知道云初玖从来就是个不知道矜持的,一定会把几乎整个铺子的东西一扫而空。不过,为了保住摇钱树的小命,还是值得的。

  云初玖这货自然不会客气,带着黑弑等人就开始扫荡。

  这货最擅长的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不但把装备铺里面的防御灵器一扫而光,而且还顺便把什么零食铺、杂货铺之类的也扫荡了一番。

  墨霄霆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接到禀报也只有苦笑了事。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