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老者呵斥了朱管家之后,走到墨霄霆面前笑着说道:“这位应该就是广顺支的霄霆老弟吧?我是五房的墨霄安,痴长你些年岁。这一路上风尘仆仆,赶快随我进去歇息歇息。”

  墨霄安虽然是笑着说的这些话,但是那笑也是虚伪的很,笑意根本没有到达眼底,墨霄霆是个老油条了,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正有些犹豫要不要就坡下驴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嗷的一声嚎上了:“安爷爷,你可得给侄孙女我做主啊!这个朱管家可是把我和祖父欺负惨了,要不是我们这承受能力强,说不定早就被气死了!”

  朱管家惊呆了!

  墨霄安惊呆了!

  那些吃瓜群众也都惊呆了!

  老天爷啊!

  睁眼睛说瞎话估计就是这样吧?

  那个朱管家脸肿的跟猪头似的,脖子上还在不断的流血,到底是谁惨啊?

  云初玖又接着说道:“安爷爷,估计您看到朱管家这幅模样,您觉得我在撒谎。是,我承认,我气愤之下轻轻碰了他几下,但是他给我和祖父造成的心理创伤,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啊!

  我和祖父用了二十多天,数十万里地来到咱们本家,结果这个朱管家跟我们说五太爷爷不愿意见我们,其他的主子也没工夫搭理我们,还让我们去住下人房!这,这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是叔叔能忍,婶子也忍不了!太欺负人了!

  我们心里那就是怀着一团热火来的,现在是拔凉拔凉的啊!祖父,您冷吗?我这都冻的都哆嗦了!”

  云初玖说着就凑到墨霄霆身边,煞有介事的哆嗦了两下。

  朱管家简直都要气晕菜了,轻轻碰了几下?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朱管家正在那恶狠狠的瞪云初玖的时候,墨霄安上前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你个自作主张的恶奴!霄霆和芳草虽然是分支,那也是你的主子,你竟然如此慢待,真是罪不可恕!带下去,杖责五十!”

  墨霄霆知道此时该他出场了,于是狠狠瞪了云初玖一眼,然后对墨霄安说道:“霄安兄,此事虽然朱管家言语有些不妥,但是我这个孙女也是个莽撞的,我看此事就算了吧。”

  墨霄安自然不是真的想罚朱管家,听到墨霄霆这么说就顺势说道:“好吧,今天是给你们接风洗尘的好日子,不能让这个狗奴才坏了心情,咱们先进去再说。”

  墨霄霆点了点头,在墨霄安的陪同下往里面走。

  刘管事自然是不好再跟着了,请示了墨霄安之后,就去办别的事情了。

  云初玖则是蹦跶着跟在墨霄霆和墨霄安身后,边走边四处打量。

  墨家五房的院落很是宽敞,里面的布置也很是精巧细致,可以看出墨家确实是有底蕴的。

  “霄霆老弟,你们今天刚来,就先别去拜见父亲了。你们先休息洗漱一番,等到晚上给你们接风洗尘的时候,到时候一并再见过父亲和其他的人。”墨霄安客气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