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心里乐开了花,太好了,小白脸终于要滚粗了,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云初玖终于要自由了!

  “男神,你放心吧,我一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个贤良淑德的好姑娘!那什么,你是不是还应该给我留点生活费啊?”

  帝北溟本来还有点淡淡的离愁,一下子就被云初玖的话给气没了一半!

  “我上次不是给了你那么多吗?你又不出灵华宗要那么多灵石做什么?如果你这段时间表现的好,我下次来多给你一些!”帝北溟生怕云初玖有钱了就出去嘚瑟,断然拒绝!

  云初玖扁了扁嘴,抠门的小白脸!

  “好吧!那你下次来多给我带点好吃的,特别是那种花瓣形的糕点,还有那种糯糯的米果,还有……”云初玖掰着手指头点了十多样吃食!

  帝北溟剩下的另一半离愁也都气没了!弄了半天黑东西惦记的不是我的灵石就是我的吃食,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云初玖瞥见帝北溟脸越来越黑,话锋一转:“男神,给我个瓷瓶,我放点血给你存着,免得你寒毒发作!你要是受苦,我这心里会很疼的!我宁愿自己流血,也不愿意男神你遭罪!”

  帝北溟的心情顿时由乌云密布转为艳阳高照了,递给云初玖一个瓷瓶:“放一点就可以,我实在忍不住了再喝!”

  “别啊,男神,你尽管喝,我多放点没关系,多吃点好吃的就补回来了!”云初玖心情好极了,只要小白脸不来骚扰我,放点血怕什么?!就当义务献血了!

  云初玖不顾帝北溟的阻拦,到底放了足足一瓷瓶的血!

  帝北溟却误以为云初玖是担心自己寒毒发作,心里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决定尽快办完事情回来看黑东西!

  两人虽然理解有所偏差,但是两个人心情都非常的好,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烤肉,帝北溟带着暗风和暗隐离开了!

  到了僻静的地方,帝北溟停住了脚步:“暗风,黑东西虽然性情跳脱,但是由于有了灵华祖师的口谕,在灵华宗之内,她应该不会有危险,如果她要离开灵华宗,你一定要想办法阻拦,如果阻拦不成,一定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她!”

  “尊上,属下一定誓死保护九小姐,如果九小姐有所闪失,属下愿以命相偿!”

  帝北溟点了点头,这才带着暗隐离开!

  暗风小心翼翼的回到了云初玖院子附近,找到隐蔽之所暗中保护云初玖!

  此时,云初玖这货正带着小黑鸟和擀面棍大快朵颐呢!

  “小白脸终于滚粗了!你们俩刚才没吃饱吧?来,接着吃!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云初玖高兴的哼起歌来!

  小黑鸟转了转绿豆眼:“主人,你怎么不问问小白脸去干吗呢?”

  “切,我才不问呢!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等小白脸寒毒解了,我就和他一拍两散了,我就不信他能对我这个救命恩人下死手!”云初玖靠坐在藤椅上,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银色小蛇迷茫的问道:“主人,你不是很爱慕小白脸吗?你以后不嫁给他吗?”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