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霄全和墨霄安虽然不会炼丹,但是也都知道炼丹的过程中是不能掀开盖子的,纷纷摇了摇头,这个芳草连这个炼丹大忌都不知道,竟然还吹嘘自己会炼丹,真是可笑。

  墨霄霆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大长老那可是墨家本家的实际掌权人,芳草闹了这么个幺蛾子,肯定会惹的他不悦,说不定还会把他们提前驱逐回西大陆,芳草这个坏事包!

  云初玖似乎没有察觉到众人的反应一般,笑眯眯的说道:“大长老,我炼丹和别人不一样,我每次炼丹都会中途往里面添加点药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这么做了之后我就觉得心里更有底了,每次炼丹都能炼制成功。”

  众人脸色一僵,还带这么玩的?还,还心理作用?纯属胡说八道!

  如果不是在场还有别人,墨霄霆真想把云初玖臭骂一顿,别的事情胡闹也就算了,可是在大长老面前胡闹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刚才真不应该让她跟过来。

  不过,墨霄霆却发现从炼丹炉里面开始有丹药的香气弥漫开来,难不成这么胡闹,丹药还炼制成功了?

  墨霄霆又摇了摇头,估计是草药已经炼化成药汁,所以才会有香味,退一步说,即便真的炼制成功了,估计能有两三枚成型的丹药就不错了。

  墨霄霆觉得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芳草丫头没把炼丹炉炸了倒也不算特别丢人。

  大长老三人的想法和墨霄霆差不多,心说这小丫头虽然和她说的有差距,但也还凑合,至少没弄糊了或者炸炉。

  又过了片刻,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大功告成!我就说嘛,只要我没事儿往里面加点药草,就一定会炼制成功的。”

  墨霄霆实在是忍不住了:“行了!你这口没遮拦莽撞的性子也该改改了!大伯,芳草丫头年纪小,说话没有分寸,您别介意。”

  大长老点了点头:“年轻人心高气傲倒也没什么,不过,芳草丫头,你这炼丹手法还算娴熟,只不过你这总往里面添加药草这怪癖得要改改,要不然难成大器。”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大老太爷,您说的有道理,我就是缺少您这样的名师指点,要不然我还以为这怪癖有利于我炼丹呢。”

  大长老见云初玖虚心接受批评,对她的印象稍微改观了一下,接着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回去之后,可以让霄霆帮你请个炼丹师傅,说不定将来会有一番成绩。”

  大长老的话虽然说得隐晦,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画外之音,那就是明确拒绝了云初玖想和他学习炼丹的意思。

  不过,这也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别说云初玖没炼制出来八成的成丹率,就算是达到了,想要让大长老亲自指点她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一来,大长老身份在那摆着呢,怎么可能悉心教授一个都快出了五服的晚辈?这让本家的这些小辈怎么想?

  二来,大长老年事已高,哪有时间和精力教人炼丹?

  这时,云初玖清脆的说道:“大老太爷您说的有道理,我受教了,只是,咱们是不是应该看看我到底炼没炼成功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