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见面礼的事情能是她策划的吗?不能吧?她一个黄毛丫头哪来的胆子?如果被霄安知道肯定不会轻饶了她。”墨霄全不太赞同的说道。

  大长老不由得叹了口气:“你看,就连为父说是她做的,你都不相信,你觉得霄安会以为是她做的吗?这个小丫头胆大心细,如果是个男孩,倒真的可以培养培养,可惜是个女孩,而且还是天雷灵根,只能放弃了。”

  “父亲,即便见面礼的事情是她设计的,也不过是小聪明罢了,哪里值得您这么赞赏?”

  “如果说见面礼的事情是小聪明,那么在君坤婚宴的那番话就说明这小丫头内有乾坤啊!而且她还有炼丹和经商的天赋,实在是棵好苗子,可惜啊可惜不是男孩而且还是天道不容的天雷灵根。“大长老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墨霄全却觉得大长老有些言过其词,不过是一个稍微聪明点的小丫头罢了,哪里就像大长老说的那么不得了,好在她是个丫头片子,要不然说不定还会威胁君坤的地位。

  被两人议论的云初玖此时刚回到墨家五房,准备吃过午饭再去拜访墨家二房。

  墨霄霆心里自然是高兴的,没想到芳草竟然真的会炼丹,十八岁就能炼制十级的丹药这在西大陆绝对算佼佼者了,回去之后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墨家以后就会出了一个高级炼丹师。

  墨霄安面上虽然不显,但是心里很是郁闷,本来以为大长老已经行将就木,没想到竟然神采奕奕,失望的不得了。

  墨霄安抽空去见了五长老,把事情说了一遍,五长老也很是失望,但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派人把大长老杀了吧?

  再说,就是想杀也杀不了,大长老不但灵力高超而且大房戒备森严,根本没有机会动手。

  下午的时候,墨霄安没有心情陪着墨霄霆去二房了,于是就让自己的大儿子墨永飞陪着一起去。

  云初玖不由得纳闷,这墨家取名字应该是有规矩的,比如墨霄全、墨霄霆,墨芳娇、墨芳琴,为何墨诚他们三个的名字没犯“永”字?

  这货实在是忍不住了,趁着墨永飞还没来,就把疑问说了。

  墨霄霆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简单解释了一番。

  原来墨霄霆的父亲在世的时候,有一阶段和本家闹的不太愉快,但是本家势大,他也不敢做什么,于是就给三个孙子取名字的时候,把“永”字给抹掉了。

  其实这就是自欺欺人,族谱上面是有“永”字的,在本家这边就是墨永鹏、墨永诚和墨永昌。

  云初玖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曾祖父还真是个有趣的,可惜死得早,没缘相见。

  过了一会儿,墨永飞过来了,态度还算不错,估计是墨霄安嘱咐过了。

  很快,三人就到了墨家二房。

  墨家二房虽然态度还算不错,但是远没有大房的温暖如春,甚至墨霄霆提出去拜见二长老都被墨霄富找了个借口拒绝了。

  见面礼倒是都给了,基本和五房的档次差不多,云初玖这货又发了一笔小财,所以心情还是不错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