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五房之后,墨霄霆把云初玖叫到自己院子的书房里面,关上房门,压低了声音说道:“芳草,你何苦白白得罪了二房的芳珠?虽然只有五房和咱们有生意往来,但是惹了二房不高兴也总归不好。”

  “祖父,那个墨芳珠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之前在婚宴上就是她挑拨墨芳娇针对我,要不是我机灵,说不定墨芳娇就把我揍一顿了!再说,祖父,您觉得即便咱们讨好各房,他们就能把咱们当人看?”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墨霄霆虽然觉得云初玖说的不好听,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云初玖说的有道理,即便是在见面礼风波过去之后,本家的态度有所好转,但是眼睛里面的不屑和蔑视根本都没有遮掩,他心里也是堵得慌。

  “芳草,即便你说的有道理,但咱们又能怎么办?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再撑上一段时间,回去就是了。”墨霄霆叹了口气说道。

  “不,祖父,咱们现在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咱们墨家重回东大陆的绝好机会。”云初玖眼睛里面闪过璀璨的光芒。

  墨霄霆惊喜非常:“芳草,你不是在哄祖父?真的有办法让咱们墨家重回东大陆?”

  云初玖点了点头,然后从门缝往外看,春晓正按照她的吩咐,缠着院子里面的两个侍女说话,她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祖父,如果按部就班的话,咱们墨家想要重返东大陆实在是困难重重。本家一来根本就没看上咱们,二来也想让咱们在西大陆给他们卖命,所以根本就不会同意咱们广顺支归入本家。所以,咱们只能兵行险着,赌一把。”

  墨霄霆连连点头,云初玖说的颇有道理,他也看出来了,本家根本没有把他们广顺支纳入本家的意思:“芳草,到底是什么办法?你就别卖关子了。”

  云初玖不答反问:“祖父,您觉得墨霄安为什么跟着咱们去大房?为什么下午的时候他就不陪着咱们去二房了?”

  墨霄霆一愣:“这,他不是说下午有些事情要处理吗?”

  云初玖笑着说道:“祖父,您信吗?这不过是托辞而已,您没发觉从大房回来之后,墨霄安就心事重重的样子?”

  墨霄霆原本没太留意,听云初玖这么一说,回忆了一下,还真是这样,去的时候墨霄安还谈笑风生的,回来的时候明显沉默了许多。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可是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咱们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墨霄霆还是不明白云初玖说这些的意图。

  “祖父,如果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墨霄安的心情是在见到大长老的那一刻就不好了,你觉得这是因为什么?”

  墨霄霆先是一愣,既而张大了嘴,他是个老奸巨猾的,对于这些家族争权的事情自然是再明白不过,他再联想起墨霄安曾经问过墨霄全大长老身体是否出了问题,马上就明白了:“你是说,墨霄安发现大长老身体没问题,所以很是失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