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芳娇又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中心内容无非是墨芳冰不好惹,劝云初玖别去自讨其辱。

  不过,与其说是劝说,还不如说是激将,墨芳娇看到云初玖恨不能马上去找墨芳冰拼命,心里得意非常,哼,不过是个土包子而已,上一次在婚宴上是她大意了,要不然这个土包子根本不可能让她吃瘪。

  过了一会儿,墨芳娇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晓月阁。

  云初玖看着墨芳娇的背影勾了勾嘴角,有这么一个自作聪明的神助攻还是不错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墨霄霆派院子里面的侍女和墨霄安通报了一声,说是云初玖有些炼丹上的事情不太懂,所以他要带着云初玖去拜见大长老。

  刚巧,墨芳娇来给墨霄安和王老夫人请安,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祖父,我估计这个墨芳草根本就不是去见大长老,毕竟大长老不可能见她,她一定是被我撺掇的要去找芳冰姐姐的麻烦,然后骗她祖父说去请教大长老丹药的问题。”

  墨霄安捋了捋胡子,他觉得墨芳娇说的有道理,大长老岂是说见就能见到的?墨霄霆也太好糊弄了,居然被墨芳草那个小丫头给蒙骗了。

  不过,他们去碰碰钉子也好,这样他们就会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们五房了。如果墨芳草和墨芳冰打起来,那就更好了,墨霄全之前还口口声声教训他,看他这回还有什么脸面说教别人。

  “芳娇,你这件事情做得不错,果然有长进了。”墨霄安赞许的说道。

  墨芳娇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谦虚了几句,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土包子一来,倒是给她带来了不少好处。

  另一边,墨霄霆和云初玖此时已经到了墨家大房门外。

  由于已经来过了一次,所以祖孙两个这次没用五房的人领路,直接步行到了墨家大房门外。

  大房的侍卫之前见过墨霄霆和云初玖,所以还算客气,行礼之后,直接进去通报了。

  墨霄全听到侍卫的禀报不由得皱了皱眉,广顺支的人又来做什么?难不成是因为上次没吃饭,所以这次想补上?

  墨霄全撇了撇嘴,还真是小家子习气,不过人都来了,自然不能拒之门外,忍住心中的不耐烦,让儿子墨永志把祖孙两个请到了会客厅。

  “大哥,我这次来是有个不情之请的,芳草丫头这几天被一个炼丹难题困住了,非得哀求我带着她来求见大伯,您看?”墨霄霆硬着头皮把云初玖给他设计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墨霄全不由得一皱眉,这个墨霄霆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他以为父亲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吗?他不会以为父亲赏了小丫头一个炼丹炉,就真的会对小丫头另眼相待了吧?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墨霄全想到这里,脸色微沉的说道:“霄霆老弟,不是我不近人情,实在是父亲事务繁忙,而且年事已高,如果芳草丫头有炼丹方面的疑惑,我可以帮着找一位炼丹师给她解答,你放心,束脩方面我们大房承担就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