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我今天非得撕了你的臭嘴不可!”墨芳娇气的都要炸了!

  “芳娇姐姐,你怎么急眼了呢?我就是那么一问,你前世不是猪也不是小王八,难不成是小毛驴?”云初玖站起身躲在了墨芳冰身后,笑嘻嘻的说道。

  墨芳娇气的手都哆嗦了:“芳冰姐姐你让开,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这个土包子不可!”

  墨芳冰一伸手拦住了墨芳娇,冷冷的说道:“芳娇,今天我是主人,你要是想打架回你们五房再打。”

  墨芳娇咬了咬牙,还是没敢和墨芳冰对着干,恶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墨芳草,有能耐你今天就别回五房,否则我和你没完!”

  墨芳娇说完之后,也不管云初玖,直接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墨芳冰给一个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个侍女追了过去,表面护送实则监视的把墨芳娇送出了大房。

  墨芳冰看了一眼在那啃果子的云初玖,冷声说道:“墨芳草,你是故意把墨芳娇气走的吧?”

  云初玖咔嚓咔嚓咬了两口灵果,笑眯眯的说道:“芳冰姐姐,何出此言?”

  墨芳冰冷哼了一声:“我承认你确实挺聪明的,但是你的那些小伎俩在我面前不好使。我不知道你给曾祖父灌了什么**汤,不但破天荒的赏给你一个炼丹炉,竟然还让我找由头把你叫到府里来。我警告你,你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你不过是一个分支的晚辈而已,曾祖父不会看重你的。”

  云初玖把果核随意往后面一抛,然后拿出帕子擦了擦手:“芳冰姐姐,你实在是想多了,我不过是来讨教一些炼丹的疑难而已。更何况,你可是大老太爷的嫡曾孙女,你还怕我一个出了五服的小丫头和你争宠不成?”

  墨芳冰被云初玖戳破了心思,脸上的清冷有些维持不住:“墨芳草,我没时间和你磨嘴皮子,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如果你惹恼了我,我可不像墨芳娇那个蠢货只会吓唬你。”

  云初玖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芳冰姐姐,我这人记性好的很,你说的每一句我都会记住的。对了,我觉得这灵果和糕点味道都不错,我能不能打包带走?”

  墨芳冰脸色一僵,然后阴狠的看了云初玖一眼,冷声对另外一个侍女说道:“带她去我曾祖父的院子。”

  云初玖这货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自顾自的把石桌上面的吃食都装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然后蹦跶下了凉亭。

  这货临走的时候还回眸一笑:“芳冰姐姐,谢谢你的热情款待哦!你放心,我真的只是来请教炼丹问题的,以后咱们会经常见面的,多给我准备点好吃的哦!”

  墨芳冰看着云初玖的背影,气的一掌把石桌拍了个粉碎,她知道这第一回合交锋她输了!

  因为她被云初玖气的要死,而云初玖却云淡风轻丝毫没有被影响心绪,她的定力还是不够。

  “这位侍女姐姐,怎么称呼啊?”云初玖笑眯眯的和侍女套近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