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侍女显然对云初玖的称呼有些懵逼,顿了一下才答道:“芳草小姐唤奴婢彩云即可,担不起小姐刚才的称呼。”

  “啧啧,芳冰姐姐的侍女都这么有文化,真是让我自惭形秽啊!彩云,我问问你,你服侍芳冰姐姐几年了?”

  “奴婢服侍大小姐五年了。”彩云眼角抽搐了一下,自惭形秽?你那嘚瑟的表情应该用洋洋得意来形容好不好?

  五年?

  那就没什么挖墙脚的价值了,估计早就忠心耿耿的了,除非发生过什么事情。

  “彩云,我觉得刚才的糕点味道很是不错,不知道咱们府上饭菜味道怎么样啊?”既然没有挖墙脚的价值,那就撩闲吧。

  “还,还好。”彩云脚下一趔趄,她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云初玖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别说大家小姐了,就是一般的小家碧云也不会做客的时候问人家的饭菜好不好吃啊!这位可好,不但问了,还不要脸的说“咱们”,可真是自来熟!

  “你还真是谦虚,能做出这么好吃的糕点,饭菜味道也差不了,我今天一定要留下来吃午饭。”云初玖仿佛没看出来彩云的鄙夷一般,笑眯眯的说道。

  彩云没说话,开玩笑,她能说什么?难道还能说你别留下?

  彩云头一次觉得花园到大长老院子的距离这么漫长,因为云初玖在她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基本上都是围绕大房的饭菜,比如墨芳冰平时的一日三餐都吃什么,比如大厨房最擅长的菜式是什么

  彩云看到大长老院子的时候,激动的大声说道:“芳草小姐,前面就是大长老的院子,奴婢就送您到这里,奴婢告退。”

  彩云说完,急匆匆的就跑了,生怕云初玖心血来潮再问大长老一日三餐吃什么。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走到了院子的门口。

  门口的侍卫显然已经得到了命令,所以当即就有一个侍卫带着云初玖到了大长老的书房。

  云初玖看到书案后面坐着的大长老,嘴角抽搐了一下,只见大长老把他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

  啧啧,这大长老是打算变成木乃伊吗?

  “芳草丫头来了?我昨天突染风寒,怕传染给你,所以我才裹的这么严实。”大长老和蔼的说道。

  “多谢大老太爷的爱护之意,我真是太感动了,您要多加注意身体才是。”云初玖嘴上说着感动,心里却是撇了撇嘴,说的倒是好听,裹的这么严实无非就是怕被她看出来身体虚弱的事实。

  “你昨天过来说有丹药的疑难问题要请教我,说吧,你有什么问题?”大长老见云初玖脸上除了感动并没有别的表情,心里有些不确定起来,这个小丫头送淬骨丹难道只是巧合?

  “大太老爷,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说是有一种丹药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激发人的潜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丹药?”云初玖笑眯眯的问道,袖子里的手却攥着那枚还有一刻钟效果的影遁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