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见大长老皱眉,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继续说道:“大太老爷,我今天就不要脸皮了,把我的心里话和您老人家说一说。

  我回去之后几乎是一晚上都没睡,我也犹豫了一番要不要来找您。我知道,您服药的事情事关重大,弄不好就会引起墨家的动荡,所以说不定您会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把我给囚禁起来,我就此就失去了自由。

  但是,如果您真的死了的话,那么墨家都会陷入动荡之中。虽然我们广顺支远在西大陆,但是唇亡齿寒,利益相关,墨家本家要是动荡,我们也好不了。

  再有,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您这样慈祥的长者,我从心里对您仰慕尊敬,我不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您去死,呜呜,我一想到以后就看不到您了,我的心都要碎了……”

  灵兽袋里面的小黑鸟差点吐了,黑心肝主人这说谎话的功力又增强了,简直炉火纯青了有没有!

  大长老见云初玖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肩膀一抽一抽的,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虽然他不太相信只见过一面,云初玖就对他有如此深的孺慕之情,但是杀心还是微微减弱了一些。

  大长老没有说话,他准备听听云初玖接下来会怎么说。

  云初玖用袖子抹了抹眼泪,然后接着说道:“大老太爷,原本我还抱有一丝幻想,以为您会有那种药的解药,但是今天看到您的打扮,我就知道您一定没有那种解药,而且那种解药恐怕是很能弄到手。

  所以,我有一个请求,您把我留在东大陆吧,以后您亲自指点我学习炼丹术,我一定会把解药帮您炼制出来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说的这番话不是真心话,就让天雷劈死我,让我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大长老听完云初玖的话半晌没说话,冷淡的说道:“你不过是十级炼丹师,而我已经是十四级炼丹师,与其培养你,我还不如寄希望于我自己。”

  “大太老爷,您说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我比您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我年龄小,我可以去考入知名的学院或者进入大宗门,这样的话,即便我的能力不足以炼出解药,但是我也可以有办法得到解药。”云初玖挺直了小腰板,自信的说道。

  大长老显然被这一番话震惊了,他细想之下,觉得云初玖说的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二十级的七转造生丹虽然市面上没有,但是超级宗门或者一等家族里面或许就会有,如果想办法搭上关系,哪怕花费大价钱也是值得的。

  只是,这个办法虽然是不错,但是这小丫头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就凭她的资质怎么可能进入知名的学院或者大宗们?简直是笑话!

  “芳草丫头,你的提议倒也不错,但是与其培养你,我还不如培养芳冰,毕竟她的资质可比你好上很多,而且她的外祖家还是二等家族。”大长老语气冷淡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