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脸色一僵,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云初玖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顿了顿,然后招呼进来一个侍卫:“吩咐厨房做一桌精致的宴席过来,我和芳草丫头要一起吃午饭。”

  那个侍卫答应之后,退了出去。

  云初玖笑眯眯的道谢:“这事儿闹的,我本来以为吃几个包子就行了,没想到您还赏了我一桌宴席,您是我见过最慈祥的长辈了。”

  大长老眼角抽搐了一下:“你坐那边等着吧,估计不到半个时辰午饭就能做好。”

  云初玖自然不会客气,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面。

  这货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趁着这个空当挑了几个关于炼丹的问题请教大长老。

  这货挑选的问题都是很难有定论的,这才能显出她的天赋卓绝,而且这种问题还利于两个人讨论,加深大长老对她的印象。

  云初玖和大长老在这边聊的热火朝天,大房有的人就坐不住了。

  墨芳冰一直派侍女留意大长老院子的动静。她本来以为云初玖进去最多一刻钟就会出来,毕竟大长老喜欢清静,哪里会一直和她说话。

  可是左等右等也没见云初玖出来,而且侍女还跑过来回禀:“大小姐,我听厨房的翠烟说,大长老院子里面的侍卫吩咐他们准备一桌上好的宴席,说是要招待芳草小姐。”

  “什么?!”墨芳冰惊愕的站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别说墨芳草那个臭丫头了,就是祖父都很少有机会和曾祖父吃饭,墨芳草她何德何能?她凭什么?!

  彩云见状在一旁说道:“大小姐,芳草小姐和奴婢走的时候,问的也都是关于咱们府里伙食的问题,会不会是她太馋了,所以央求大长老赏她一份宴席?大长老碍于情面所以才这么吩咐的?”

  墨芳冰皱了皱眉:“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曾祖父又何须顾忌一个分支小丫头的面子?这个墨芳草果然居心不良!”

  “大小姐,您也太高估了她吧?她不过是一个分支的小姐,灵力还那么低,根本就没办法和您相比。”另一个侍女彩霞说道。

  墨芳冰没说话,她虽然觉得云初玖确实没有办法和她相比,但是她就莫名的觉得有一种危机感,总觉得心里不安稳。

  “彩云,你随我去见祖父。”墨芳冰还是决定去墨霄全那里探探虚实。

  墨芳冰带着彩云到了墨霄全的院子外面,侍卫通传之后墨芳冰来到了墨霄全的书房。

  “芳冰,有事找祖父?”墨霄全笑着问道,墨芳冰虽然是孙女,但是因为她的资质不错,而且外祖家又是二等家族,所以墨霄全对她一向很是看重。

  “祖父,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芳草妹妹一直在曾祖父的书房没出来,而且曾祖父还吩咐厨房准备一桌上好的宴席,我觉得有必要和您禀报一下,毕竟是以我的名义邀请她来赏花的。”

  “什么?现在还没走?还留她吃午饭?”墨霄全听到墨芳冰这么说,也是吃惊不小,这怎么可能呢?父亲探知了虚实之后就应该早早把那个墨芳草打发了,怎么还留下吃午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