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我有重要事情跟您汇报!我刚才去见了墨芳草,她和我说,她有可能不是被人救的,有可能是突发异象,比如地龙翻身之类的,所以来杀她的人才被吓跑了。

  她还和我说,她虽然是天雷灵根,但是并没有感觉到天道要抹杀她的意思,说不定她还是天道的宠儿呢!”墨芳娇巴拉巴拉把云初玖的那番说辞说了一遍。

  墨霄安和两个儿子听完墨芳娇的话,虽然不太相信,但是觉得也不无可能,毕竟那个深坑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是人力造成的话,那来人的灵力也太可怕了。

  第二天上午,墨霄安见到墨霄全等人,就把墨芳娇的话说了一遍。

  墨霄全等人听了也是将信将疑,但如果不是天降异象的话,又能有谁会去救墨芳草?

  商量来商量去,众人干脆就默认了云初玖的说法,转而研究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究竟是哪个家族眼红墨家的生意?

  云初玖虽然不在场,但是对于墨霄全等人商量的内容估计的也**不离十,所以这货悠哉悠哉的在五房等候消息。

  她觉得大长老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发,估计怎么也得两三天才会想由头让她去大房,所以等着就好。

  第二天晚上,云初玖正盘腿坐在床上修炼的时候,就感觉右手的手心传来一阵剧烈疼痛,就像右手在火里炙烤一般。

  她抬起右手一看,只见原本在右手手心的那簇火苗竟然开始变大,似乎是要从手心里面冲出来一般。

  云初玖也顾不得许多,拿出大菜刀对着右手手心就划了一下。

  然而,里面的并没有什么火苗蹿出来,手掌上的灼伤之感甚至比刀割还要难以忍受,甚至整条右臂都开始有了灼烧的疼痛。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云初玖觉得右手都要烤冒烟了!

  这货实在是忍无可忍,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桶凉水,将整个右臂放了进去。

  咕嘟,咕嘟,一桶水很快就烧开了!

  云初玖简直是欲哭无泪,特么的,我的右手变成热得快了!

  这桶水烧开了,只好再换一桶水,循环往复,好在这货储物戒指里面的水有很多,实在不行,毛线球还能从太虚秘境里面给她往出弄水。

  一桶接着一桶,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桶,云初玖总算觉得右手的灼烧感开始减弱了,慢慢的就恢复了正常,仿佛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云初玖右手的伤口早已经愈合,那簇火苗变的更加的鲜红,映衬着云初玖雪白的肌肤,很是显眼。

  云初玖也是心大,要是一般人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一定是寝食难安。可是,这货见手不疼了,也是折腾累了,往床上一躺呼呼的就睡着了。

  云初玖没有注意的是,她随手扔在桌子上面的大菜刀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尤其是刀刃,冰冷锋利,哪里还像那把有豁口的大菜刀?

  不过,仅仅是一瞬,大菜刀再次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幻觉。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