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云初玖的右手隔三差五的就会有灼烧之感,最开始云初玖还很难忍受,要用很多桶水才能缓解。

  到了后来,可能是麻木了,只要在水里泡上一会儿就能得到缓解。

  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一桶水,然后把右手放在了里面,很快一桶原本冰冷的井水就开始升腾起热气。

  这货也会苦中作乐,自嘲的说道:“这也不错,至少不用烧洗澡水了,正好等这桶水稍微凉点用来洗澡。”

  过了一会儿,水温有所下降,这货把里衣一脱,在浴桶里面美滋滋的泡澡。

  就在这时,外间的房门开了,传来帝北溟的声音:“小九,我来看你了。”

  原本房门是从里面插着的,但是这对于帝北溟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一巴掌就把房门的门栓给弄坏了。

  云初玖本来听见门响,就要穿上衣服,至少要裹上毯子遮羞,但是一听到是帝北溟的声音,这货眨巴眨巴眼睛,没动弹,继续美滋滋的泡澡。

  等到帝北溟进到卧室的时候,就看见屋子中央放着一个大浴桶,水汽缭绕之中云初玖披散着如墨的长发,香肩若隐若现,小脸被热气熏染的微微有些红晕,笑盈盈的看着他。

  帝北溟只觉得身上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傻愣愣的盯着云初玖没有说话。

  云初玖撩起一捧水朝着帝北溟的脸上一泼:“喂!呆头鹅,你傻了?”

  帝北溟这才缓过神来,脸上一红,羞恼的说道:“洗澡也不知道小心些!好在是我进来了,要是别人进来,怎么办?”

  云初玖嘟着嘴说道:“我可是把门栓都上好的,再说,我听出是你的声音,所以才没起来。如果是别人,我早就用骤裂符炸他丫的了。”

  云初玖说什么帝北溟根本就没听见,因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云初玖的红唇和半露的香肩上面。

  如果不是还有意志力撑着,知道云初玖还不能承受床第之事,他肯定已经把云初玖拆吃入腹了。

  帝北溟强迫自己转过身,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咱们再说话。”

  云初玖这货见好就收,她知道要是擦枪走火,遭罪的是她,毕竟初潮一直没有来,如果真的滚床单,对她的身体一定有所损伤。

  云初玖穿好衣服笑嘻嘻的说道:“男神,我穿好衣服了,你转过来吧!”

  帝北溟并没有转过身,而是说道:“你把浴桶也收起来吧,再把地上收拾收拾。”

  云初玖不疑有他,乖巧的把浴桶收了起来,就连地面上的水也用布擦干净了,然后坐在床上说道:“男神,这回好了,你过来吧!”

  帝北溟还是没有转身,而是有些干巴巴的说道:“那个,那个屋子里面有些热,这里凉快些,我过一会儿再过去。”

  云初玖多精啊,顿时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这货嗖的一下跃到了帝北溟对面,然后就发现了帝北溟反常的原因。

  原来,帝北溟听见云初玖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心里不由自主的就勾勒出云初玖的身形,自然就有了不可描述的反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