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这回可真是害怕了,身上的里衣被帝北溟给扯了个稀巴烂,帝北溟身上也只剩下了里衣。

  这货深切的理解了两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还有一句那就是,

  不作就不会死!

  帝北溟幽深的目光扫过云初玖的身体,云初玖不禁微微有些战栗,又是羞又是怕,结结巴巴的说道:“看,看什么看?!我还没,还没波涛汹涌,你看,看个什么劲儿?”

  帝北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虽然没有大馒头,小笼包也凑合。”

  “你,你不要脸!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以为我愿意小笼包吗?还不是该死的怪草,呜呜,你们都欺负我!”这货又羞又恼,干脆又嚎上了。

  “好了,别哭了,我不动你就是。”帝北溟叹了口气,拿起被子盖在了云初玖身上,他则躺在了另外一侧。

  他哪里会不顾云初玖的身体真的要怎么样,只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云初玖罢了,免得她总是煽风点火,却不负责灭火,都要把他撩拨的要爆炸了。

  “呜呜,可是你嫌弃我是小笼包。”这货蹬鼻子上脸,哭的更厉害了。

  “唉!别说你是小笼包,你就是,你就是汤圆我也喜欢。”帝北溟说完自己脸倒红了。

  云初玖一愣,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特么的,还真没有小笼包大,真的是汤圆,还是那种迷你小汤圆!!!

  这货怒气冲冲的又把狗尾巴骂了几百遍,这才抱住帝北溟撒娇:“男神,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这货也是心大,也不想想你现在是光着呢,就这么的抱着帝北溟,帝北溟除非是太监,要不然哪里能受得住?!

  帝北溟觉得自己简直是给自己挖了个深坑,一方面是滚烫的要爆炸的身体,一方面是不能伤害心上人的理智,简直都要崩溃了!

  帝北溟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云初玖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劲儿,拿起被子往脸上一蒙,特么的,没脸见人了!

  这货羞恼之余,再次咒骂狗尾巴!

  “特么的!该死的狗尾巴!要不是你,老娘用得着忍的这么辛苦吗?这么完美的男神摆在老娘面前,老娘只能看不能摸,简直让人痛不欲生啊!”

  帝北溟在一旁听着,心说,这台词应该是本尊的吧?你忍的辛苦?本尊都要炸裂了有没有!

  云初玖骂了一会儿,这才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套里衣,躲在被子里面换上了,这才把小脑袋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

  云初玖满面羞红,真的是艳若桃花一般,特别是两瓣红唇娇艳欲滴,帝北溟实在是忍不住了,吻了上去。

  虽然不能把黑东西全吃了,先收点定金也是不错的。

  帝北溟的嘴唇刚覆盖在云初玖的嘴唇之上,储物戒指里面的传声符就颤动起来,他本来不打算搭理,但是房门却被敲响了:“尊,尊上,有人过来了!”

  暗风此时心里是崩溃的,他知道尊上的小黑账肯定又给他记上了一笔,但是没办法啊,如果来人闯进来,就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