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你自己解决!解决不了,本尊就解决了你!”帝北溟本来大餐吃不上就很窝火,现在刚想吃块儿小点心又被打断了,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

  悲催的暗风一脸的懵逼和茫然,自己解决?怎么解决?难不成把来人给杀了?

  要是以前,这货可能还觉得帝北溟说这话只是吓唬他,但是现在他可拿不准这性子越来越冷酷的煞星了,还是乖乖的去解决吧!

  来人正是墨芳娇,她现在基本已经习惯隔三差五的来云初玖这里打探消息,几天要是不来就感觉缺点什么。

  今天本来她没想过来,但是一想到听到的消息,就有些坐不住了,虽然天色已晚,但还是跑了过来。

  暗风见墨芳娇孤身一人,并没有带侍女,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先拍晕了再说,善后就让九小姐处理吧,反正九小姐足智多谋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开门!墨芳草,赶紧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墨芳娇边拍门边说道。

  暗风心里暗骂,重要的事情?重要个毛线?!再重要还有我们尊上欲求不满,啊,亲热重要?

  暗风把门从里面打开,墨芳娇有些纳闷,门开了,开门的侍女呢?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暗风一个手刀下去,把墨芳娇拍晕在地。

  暗风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好在是夜间,而且是偷袭,要不然还真不容易得手,他可没有自家尊上那么变态,甩甩袖子那两个侍女就晕菜了!

  暗风把大门重新关好,生怕墨芳娇晕的不彻底,又给她闻了点昏睡散,这才放心。

  此时,屋子里面的帝北溟和云初玖哪里还有闲工夫管来的是什么人,正吻的昏天暗地,帝北溟的手无师自通的就伸入了云初玖的衣服里面。

  两个人都是一颤,更加激烈的吻了起来。

  过了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帝北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说什么也要把该死的怪草解决了,要不然一直这么憋着的,真的是要人命!

  云初玖眼睛水汪汪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个念头,这要是把怪草解决了,说什么也要和小白脸大战三天三夜……

  怪草觉得它可能是世上最招人恨的草,但是没办法啊,它也想长在别的地方,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啊!

  再说了,这黑心肝的小丫头怎么记打不记吃呢?谁帮她百毒不侵的?谁帮她召唤妖兽的?谁帮她抵御炎热的?要不是它这个黑心肝的小丫头早死上几百回了!

  它不就阻挡了两个人滚床单吗?这有什么不好的?它还为晚婚晚育做出了巨大贡献呢!哼!

  如果云初玖知道怪草的心声,估计会把它变成标本,嗯,还是那种粉末性的标本。

  “小九,对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听暗风说你遇袭了?谁要杀你?”帝北溟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狠厉。

  “叶家,也就是我外祖父家的人。”云初玖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叶家虽然是一等家族,但是对于我来说,杀光他们还是没问题的,用不用我把他们都杀了?”帝北溟一想到云初玖差点被杀了,哪里还顾忌什么狗屁三年之约,恨不能把叶家人都杀了才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