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听了帝北溟的话摇了摇头:“男神,你的心意我领了。你知道我不是矫情的人,但是这件事情还是我自己解决比较好。

  一来,现在不能认定我外祖父家里的人都是王八蛋,我得先甄别一下。二来,你也不能总护着我,还是我自己变强比较好。”

  帝北溟眼角抽搐了一下,用王八蛋来形容外祖父家的人,真的合适吗?

  帝北溟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块玉牌递给云初玖:“对了,小九,这个给你。这块玉牌是防御仙器,至少能抗住灵空五层的致命一击。”

  “哪来的?”云初玖接过去瞧了瞧,防御性质的灵器和仙器一般很难产生器灵,炼化之后直接就可以使用。

  “杀了一些人之后缴获的,这里还有一些防御灵器我都转给你,我用不上。”帝北溟说着又转给了云初玖很多防御灵器。

  云初玖知道帝北溟不是用不上,而是不放心她,她眨着星星眼在帝北溟的嘴角啄了一下:“你给我我就收着,但是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帝北溟点了点头:“你不用担心我,我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你安心修炼就是。”

  云初玖知道帝北溟这是又要离开了,心里头就有些酸涩,但是她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在这弱肉强食的地方,只有实力绝对强才能有说不的权利。

  “男神,这个给你!”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子。

  帝北溟脸色一变,打开一看,里面有十几个小瓷瓶,拔开瓶塞,里面果然是云初玖的血。

  帝北溟心里又是疼又是气,更多的是自责,面色冷凝的对云初玖说道:“小九,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次你还背着我偷偷的放血,我,我就放双倍的血给你看。”

  云初玖……

  小白脸,咱俩是在比谁自残的厉害吗?你个脑袋有包的呆头鹅!

  帝北溟边说边穿上外衣,虽然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但是眼睛里面满是不舍和牵挂,咬了咬牙:“记住我说的话,我走了,如果叶家再为难你,或者你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要告诉我!”

  云初玖也把外衣穿好,乖巧的点了点头:“嗯,男神,你放心吧!我虽然灵力差了些,但是我不会和他们硬碰硬的,我和他们玩阴的。”

  帝北溟脸色一僵,能把阴人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也是没谁了!

  云初玖送帝北溟出了屋子,暗风看到两个人终于出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他都要紧张死了,生怕再有人过来。

  帝北溟在云初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带着暗风离开了。

  暗风临走的时候,指了指地上挺尸的墨芳娇,见云初玖点了点头之后,暗风有些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了。

  云初玖看了一眼地上的墨芳娇,又想起偏房晕着的两个侍女,这货转了转眼珠把墨芳娇扶进了屋子里面。

  云初玖把墨芳娇放在了椅子上面,然后给她闻了昏睡散的解药。

  墨芳娇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面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嘴唇红肿的女鬼,吓的差点再次晕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