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云初玖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新的一天开始了!

  灵兽袋里面的小黑鸟不由得暗自感叹,不得不服,这个黑心肝主人真是韧性十足,就是遇到再大的困难都不会放弃和退缩。

  云初玖还没洗漱呢,墨芳娇就跑来了,脸上画着细致的妆容,身上穿的衣服显然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芳草,你怎么才起来?快点!”墨芳娇不耐烦的催促道。

  云初玖摆了摆手:“芳娇姐姐,咱们不能去的太早,要不然芳冰姐姐找个由头把你赶出来,你根本没机会见到朱家的人。我们莫不如稍晚一点去,正好碰上了,芳冰姐姐总不能赶咱们走不是?”

  墨芳娇一愣,觉得云初玖说的有道理,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许多:“你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好,就听你的。”

  一个时辰之后,云初玖这才带着墨芳娇赶往墨家大房。

  云初玖这些日子几乎天天上大房来,所以大房的侍卫都认识她,本来上面有话直接放云初玖进去就可以,但是见云初玖身边还带着墨芳娇,侍卫只好恭敬的说道:“两位小姐稍等,属下进去禀报一声。”

  “去吧,就说我和芳娇姐姐来给霄全祖父和田祖母请安。”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大房客厅里面众人正在商议接待朱家来人的事情,听到下人禀报之后,墨芳冰的母亲朱氏就撇了撇嘴。

  朱氏心说,这两个小丫头哪里是给公公、婆婆请安,分明就是知道她娘家的人要过来,所以才来的,想的倒美,就是怎么轮亲事也轮不到她们身上。

  “让她们进来吧!”墨霄全和田老夫人都是精通世故的,朱氏能想到的他们自然也能想到,虽然心里不快,但是也不能把两个晚辈拒之门外。再说,这亲事也不是她们两个小丫头说抢走就抢走的。

  云初玖和墨芳娇进了会客厅,自然是一番行礼问安,大房的人不冷不热的,尤其是墨芳冰眼神里面满是不屑。

  云初玖是个脸皮厚的,根本就不当回事儿。墨芳娇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一想到嫁进二等家族的风光,也顾不得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了。

  所以,尽管墨霄全已经举起了茶杯,两个人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就在这时,有下人过来禀报,朱家的人到了!

  墨霄全和田氏是长辈,自然不好出去迎接,朱氏就带着墨君坤夫妇和墨芳冰迎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一位和朱氏年龄相仿的夫人带着两名侍女,还有一位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云初玖一见那青年男子的长相,心里一惊,靠!这不是当初在惊雷城遇到的那个吊梢眼吗?当初还和她抢夺院子来着。更可恶的是,临出雷劫山谷的时候,这个吊梢眼还让他的属下推了她一把。

  很好,小九报仇十年不晚,机会来了!咱们走着瞧!

  青年男子一进来,目光就在墨芳娇身上打了个转儿,他看到云初玖的时候也是一愣:“臭丫头,你怎么在这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