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吊梢眼的话吸引了,那位夫人不由得瞪了吊梢眼一眼:“休得无礼!还不赶紧给长辈行礼?”

  吊梢眼撇了撇嘴,心里根本没瞧得上墨家,不过是刚挤进三等的小家族而已,算什么长辈?!

  但是,他想起来的目的,只好装模作样的给墨霄全和田老夫人行了礼。

  来的那位夫人是朱氏嫡兄的夫人潘氏,那个吊梢眼则是潘氏的二儿子朱景虎。

  墨霄全和田老夫人赏赐了丰厚的见面礼,吊梢眼见礼物很是丰厚,态度这才好了一些。

  众人客套寒暄了一番,墨芳冰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景虎表哥,你是不是以前见过芳草妹妹?”

  吊梢眼也就是朱景虎冷哼了一声:“芳冰表妹,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是你堂妹,上次在惊雷城她和我抢院子,不过最后还是乖乖把院子让给了我。臭丫头,我还以为你死在雷劫山谷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云初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朱公子,咱们都是亲戚,你出口伤人不好吧?”

  “亲戚?哼!就你们墨家……”

  “景虎!休得无礼!”潘氏生怕朱景虎说出什么不恰当的话,赶紧出言制止。

  朱景虎瞪了云初玖一眼,没再说话。

  墨霄全见状心里并没有对朱景虎不满,反而觉得都是云初玖闹腾的,心里对云初玖更加的不喜。可是,碍于颜面又不好直接把人赶出去,只好给田老夫人使了个眼色。

  田老夫人笑着说道:“芳草丫头,你今天怎么没去你大老太爷的院子啊?”

  “田祖母,我最喜欢人多热闹,今天家里有客人,我就想凑凑热闹,您不会想赶我走吧?”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田老夫人脸色一僵:“你这小丫头说的这叫什么话?我怎么会赶你走呢?我只是怕你大老太爷惦记你。”

  “田祖母,您放心好了,大老太爷今天上午正好有事情,我下午再去见他。”小样,想撵我走?没门!

  田老夫人给墨霄全使了个眼色,那意思,这丫脸皮太厚,赶不走!

  潘氏很是精明,见状就猜出了一些端倪,不由得心里鄙夷,三等家族就是不入流,一点规矩都没有,还是早点把事情办完离开这里。

  “伯父、伯母,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景虎媳妇半年前故去了,所以我就打算帮他相看个姑娘做续弦。如果墨家有合适的姑娘,恰巧景虎也相中,咱们就把亲事定下来。

  第二件事情,我婆婆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好不容易请了名医诊治,却需要七叶空心草做药引子。景虎孝顺,曾经取雷劫山谷去寻找,但不巧的是,并没有找到。

  我也是偶然得知,贵府的大长老曾经机缘巧合得到过一株七叶空心草,不知是否还在手里?

  如果在的话,我们朱家愿意出高价购买。如果没在手里,还请告知去处。”潘氏把来意说了一遍,虽然话语说的还算客气,但姿态却是高高在上。

  潘氏的话语里面明显带有强迫之意,对七叶空心草势在必得,如果墨家不交出来的话,听那意思就要施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