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一愣,然后大笑出声,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玉’盒,里面放着一株‘药’草,从外形上看和七叶空心草一般无二,只是有一片叶子被揪掉了。

  云初玖一拍巴掌:“看来这就是七叶苇了,真是太好了!这样就天衣无缝了!大老太爷,您当时是没在现场,那个潘氏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简直太可恨了!

  还有那个朱景虎根本没把咱们墨家看在眼里,我呸!他不就投生个好胎吗?有什么了不起!早晚咱们墨家一定超过他们朱家!”

  大长老皱了皱眉,墨霄全和他说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些事情,现在听云初玖“如实”的描述了一遍,心里自然很不舒服。朱家虽然是二等家族,但朱景虎毕竟是晚辈,竟然如此放肆,实在是目中无人。

  “好了,此事我自会处理,前些天我教你炼制的破厄丹你学会了没有?”破厄丹是十一级丹‘药’,大长老前些天刚教给云初玖炼制方法。

  “我回去尝试了几次,虽然都能炼制成功了,但是成丹率都很低,基本都是三四成,所以我还需要再练习一段时间。”云初玖这货决定藏拙到底,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其实这货早就会炼制破厄丹了。

  “什么?三四成的成丹率?”大长老猛然提高了音量。

  云初玖心里一沉,完了!藏拙藏过头了,早知道就说六七成了,不知道现在描补还来不来得及。

  “居然短短几天就能有三四成的成丹率?天才!天才啊!一般的人初学一种高等级的丹‘药’,至少也要半年时间,你竟然不到十天就学会了,真是天才!”大长老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显然很是兴奋。

  云初玖……

  这样还能算天才?艾玛,早知道这样,就说一两成的成丹率了,天才就是天才,就算是藏拙竟然还这么惊才绝‘艳’,真是没办法。

  大长老又说了一番勉励的话,然后两个人开始探讨一些炼丹的疑难问题,气氛很是和谐。

  就在这时,墨霄全求见。

  ‘侍’卫通传之后,墨霄全走了进来,看到过来行礼的云初玖,他也没什么好脸‘色’。他这个亲儿子进来都要通传,这个出了五服的小丫头却可以直接进来,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

  “父亲,潘夫人又通过永辉媳‘妇’来催了,您究竟是什么意见?”墨霄全觉得大长老可能是年纪大了,办事情总是瞻前顾后,这次是攀附朱家的大好机会,竟然还一直没下决定,实在是难以理解。

  “霄全,为父手里的那株‘药’草根本不是七叶空心草而是七叶苇,朱家的事情只能作罢了。”

  “什么?父亲,您说什么?不是您亲口和我说是七叶空心草吗?”墨霄全不可置信的说道。

  大长老把‘玉’盒拿了出来,递给了墨霄全:“你自己看看吧,这七叶苇和七叶空心草外表看起来极其的相似,只有叶片里面的汁液不一样。为父也是后来翻书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一点,要不然真的献给了朱家,一定会酿成大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