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景虎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墨芳娇,你这谎言也太牵强了,如果你没和我上床,那这床上的血是哪里来的?”

  墨芳娇撸起了左边胳膊的衣袖,上面有一道还未愈合的划痕,冷笑道:“床上的血是我划破胳膊造成的,朱景虎,你们朱家财大势大,我惹不起你,但是劝告你一句,夜路走多了早晚遇到鬼,你好自为之!”

  墨芳娇说完,带上早就准备好的面纱,直接冲出了房间。

  朱景虎懊恼不已,这个墨芳娇看起来是个头脑简单的,没想到竟然摆了他一道,实在是可恶!

  朱景虎正懊恼的时候,本来开着的门突然被关上了!

  朱景虎一愣,就在这时脑后传来风声,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就被什么东西砸晕了。

  朱景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诡异的是除了脖子之外,其余的部位都不能动,就像中邪了一般。

  朱景虎正惶恐不安的时候,就听见一个期期艾艾的女人声音说道:“朱郎,朱郎,你害得我好苦啊!我在下面孤孤单单的,你下来陪我吧!”

  朱景虎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吓的嗷嗷惨叫:“你,你是谁?你,你在哪里?你,你别过来!”

  “朱郎,难道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吗?那你就随我去下面好好回想一下吧!”

  朱景虎感觉脖子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勒住了,吓的急忙说道:“你,你是翠环?艳儿?浅语?丽芳?还是冬儿?”

  “连我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你个负心汉,我要把你的心肝挖出来吃掉!”那个声音冷飕飕的说道。

  朱景虎都吓尿了,他现在完全相信是遇到鬼了,因为任凭他怎么喊,都没有人过来救他,而且他还诡异的不能动弹了,这种僵硬不是灵力禁锢造成的,而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姑奶奶,我求求你,只要你饶了我,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我回去就给你烧纸钱,请人给你做法事,你饶了我吧!”朱景虎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哀求。

  “烧纸钱?那多麻烦,直接就把你的储物戒指献出来吧!”

  随着话音,朱景虎感觉自己右手上的储物戒指被撸了下来,然后消失不见了。

  “姑奶奶,既然储物戒指你拿走了,你就饶了我吧!”朱景虎哀求道。

  “饶了你可以,但是得让你长长记性!”

  朱景虎正在纳闷女鬼说的长记性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脸上传来剧痛,紧接着就昏了过去。

  朱景虎临昏过去之前,听到女鬼阴气森森的说道:“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不准外传,要不然翠环、艳儿、浅语、丽芳和冬儿会一起来找你!”

  朱景虎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是被自己的三角眼跟班唤醒的:“少爷,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朱景虎抬了抬胳膊,发现能动了,身体灵力也恢复了,再一看右手,上面空空如也,并且神识隐隐作痛,显然储物戒指上面的神识被人硬生生的抹掉了。

  他感觉脸上疼痛难忍,用手一摸,摸到了一手血,急忙跑到房间的镜子那里一照,只见脸上一边被划了一个大大的叉,很是狰狞可怖。

  朱景虎惊叫一声,再次晕倒了过去。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