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景虎的三角眼跟班又是喂药,又是输灵力,总算是把朱景虎给唤醒了。

  “少爷,您,您这到底是怎么了?”

  朱景虎刚要说,就想起女鬼之前的警告,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色厉内荏的吼道:“闭嘴!这是你能问的吗?!赶紧去给我买无暇生肌丹,要是爷的脸上落下疤痕,我杀了你!”

  三角眼跟班不敢多说,连滚带爬的买了两瓶无暇生肌丹回来。

  朱景虎在伤口上抹完无暇生肌丹之后,心里这才安稳了一些。他也不敢回墨家大房,生怕他娘追问,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主意。

  “王盛,你派人把这封信交给我娘。”朱景虎给潘氏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说他遇到个朋友,一起去游山玩水。过几天再回家,让她自己先回朱家。

  潘氏收到朱景虎的信,自然是气个半死,但是也无可奈何,第二天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墨家大房,和墨芳冰的亲事自然是不了了之。

  ……

  墨家五房,晓月阁。

  墨芳娇一脸别扭的跟云初玖道谢:“墨芳草,这次多谢你了!这些吃食都送是给你的。”

  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芳娇姐姐,咱们是姐妹,用不着这么客气!对了,你下次这个栗子糕就别送了,我不爱吃。你多送点这个芙蓉糕和灵果,最好再送点蜜饯什么的。”

  墨芳娇……

  墨家本家的人,忽然发现那个墨芳草不但得了大长老的青眼,而且和墨芳冰、墨芳娇关系突然就好了起来。

  要知道,墨芳冰在墨家本家是出了名的高冷,墨芳娇虽然好一些,但也是一副骄纵的样子,她们怎么就和墨芳草交好了呢?真是奇怪!

  云初玖这货很是得意,朱家的这件事情上,她可谓收获颇丰。

  首先,经此一事,大长老对她更加的认可。

  其次,缓和了和墨芳冰还有墨芳娇的关系,并且很有可能和墨芳冰捆绑销售,争取到深造的机会。

  最后,这货不但教训了朱景虎一顿,而且朱景虎储物戒指里面的存货颇丰,这货又发了一笔小财。

  虽然当天这货装神弄鬼浪费掉了上次残余的影遁符,但是朱景虎的储物戒指里面有一张未使用的影遁符,这货还是赚到了!

  云初玖虽然春风得意,但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她面前,那就是临时通行证的时限。

  她和墨霄霆到东大陆已经一个月了,考虑到路上需要耗费的时间,临时通行证两个月的期限马上就要届满,如果不想受到惩罚,要么赶紧返回西大陆,要么墨家本家马上给她和墨霄霆再办两张临时通行证。

  无论是哪种办法,她和墨霄霆都要返回到东西大陆交界的地方接受查验,要不然就会上黑户通缉单。

  第二天上午,云初玖就来见大长老,把临时通行证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长老还没想好是否将广顺支纳入本家,所以决定再给云初玖办一张临时通行证,至于墨霄霆暂时没有留下的必要,先回西大陆等候通知就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