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管事等人知道云初玖这话的潜台词,如果他们听云初玖的,这次侥幸逃过的话,那么以后云初玖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收为手下。

  如果他们屈服于对方的话,那么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云初玖虽然没说惩罚他们,但是也不会再招揽他们就是了。

  刘锦鸾听到云初玖的话之后,笑的是花枝乱颤:“啧啧,你一个土包子还想有什么尊严?真是让人可发一笑!你们几个难不成还真的打算听她的鬼话?命都没有了还要脸?

  你们几个赶紧的乖乖束手就擒,我做主放了你们,这个土包子如果负隅顽抗,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听了刘锦鸾的话,她们带来的那些侍卫也是纷纷发出嘲讽的笑声,显然觉得云初玖那番话不但是自不量力,而且是可笑至极!

  刘管事和那五个侍卫原本还有些游移不定,却被这些嘲笑之声激起了怒气,特么的,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拼了!

  当然,他们的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云初玖这个小祖宗坏水颇多,说不定会安然无恙的脱险。如果那样的话,以这小祖宗睚眦必报的小脾气,肯定给他们小鞋穿,说不定就会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现在拼一把,至少还像个爷们!

  “小姐,我们都听你的!”刘管事和那五个侍卫身板挺的溜直,将云初玖护在了中间。

  云初玖还真有些意外,她觉得这几个人并不是她的下属,就算是逃跑也没什么,没想到还挺讲义气的。既然如此,以后自然亏待不了他们。

  如果这货知道刘管事等人是怕她事后报复才这么做的,估计这货就不会这么想了。

  刘锦鸾等人听到刘管事这么说,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几个人骨头倒是挺硬。

  刘锦鸾还没说话,叶冰羽阴狠的说道:“杀,一个不留。”

  刘品言看了叶冰羽一眼,虽然微微有些不赞同,但是也没阻止,犯不着因为几个陌生人得罪冰羽。

  叶冰羽阴冷的盯着云初玖,不知为何,她就是看这个贱人不顺眼,并且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只有杀了她才能消除这种不安。

  云初玖等人现在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能拼死应战,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赚一个。

  刘管事是灵尊九层,那五个侍卫的灵力基本都在灵玄八层左右,而对方的那些侍卫都是灵虚级别以上的灵力,而且对方的人数有二十多人。

  好在,那些侍卫显然觉得云初玖他们太弱了,因此只有十来个人过来厮杀,其余的人只是围着,并没有参加战斗。

  即便如此,刘管事等人心里也很是没底,如果小祖宗没有什么杀手锏的话,不用半刻钟,他们就得玩完。

  云初玖眼眸里面闪过一抹暗光,如今之计,只能兵行险着了!

  云初玖让刘管事等人将她护在中间,用袖子遮掩住传声符,吩咐了暗风几句。

  暗风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心里的打算和云初玖不谋而合,收到云初玖的传声符之后,悄然朝着叶冰羽等人靠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