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听到墨芳冰这么说,就转移了话题:“芳冰姐姐,我看你搜集来的信息,娲石学院和刑天学院似乎是水火不相容,两边的学生不会没事就干仗玩吧?”

  墨芳冰脸‘色’一僵,没想到云初玖的画风转变的这么快,刚才还在讨论打小报告的事情,现在就转移到了两所学院干仗上面了。.。

  “自然不会,首先,天罗城内不准动武,如果有违反规定的就要受城规处置。其次,两所学院也有明文规定,不准‘私’下找对方学院的学生滋事斗殴。

  再说,两所学院的学生如果想要比试的话,天罗城设有专‘门’的比试台,只要缴足了费用,双方就可以比试,所以没有人会‘私’下斗殴的。”

  云初玖心里一喜,这个规定好啊,就算是倒霉遇到了叶冰羽那个小婊渣,她也不敢在天罗城动手。至于墨家,叶冰羽不过是叶家的一个小辈,手里能指挥的人有限,还不敢嚣张到去灭了一个三等家族。

  云初玖不知道的是,叶家此时已经‘乱’做了一团。

  昨天半夜时分,叶家的一多半房‘门’都被人轰成了渣渣。叶冰羽所在的院落更惨,就连房屋都坍塌成了一片废墟,好在众人都是修炼之人,除了惊吓,倒也没受什么伤。

  在叶冰羽的院落的青石板上,被人用朱砂写了一个大大的“杀”字!鲜红如血,触目惊心!

  叶冰羽吓的瑟瑟发抖,她知道这是警告,对方想要杀了她简直是易如反掌,究竟是谁在警告她?

  叶冰羽猛然就想起了云初玖,但是她摇了摇头,她觉得这不可能,那个贱人灵力那么低,怎么会有这么强硬的靠山?那究竟是谁干的?

  叶家家主得知此事之后,就把叶冰羽叫了过去,严厉的询问她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叶冰羽已经发过毒誓,自然不能把云初玖的事情说出来,只能咬牙说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叶家家主问不出来什么,只好让人封锁了消息,并且暗中派人调查,但是却一无所获,叶家只好加强了警戒,以免那人再次前来寻仇。

  叶冰羽惶惶不可终日,她想来想去还是把埋伏在东西大陆‘交’界处的人手撤了回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的是那个贱人的靠山就糟了。

  叶冰羽还是觉得叶家也不太安全,于是决定提前到娲石学院报道。

  娲石学院每次招生都会给每个一等家族两个免试的名额,叶家的两个名额给了叶冰羽和她的堂兄叶文鸿。刘家则是把免试名额给了刘品言和刘锦鸾。

  叶冰羽四人刚一进天罗城,刘锦鸾就惊讶的说道:“冰羽,你看,那不是那个臭丫头吗?”

  叶冰羽顺着刘锦鸾的手指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容貌绝美的少‘女’正和三个人说话,正是‘迷’幻森林遇到的那个臭丫头!

  叶冰羽想起当日受到的屈辱,快步到了云初玖面前:“贱人!你竟然敢来天罗城?!”

  云初玖正和血无极他们聊的热火朝天,看到叶冰羽等人就是一皱眉,还真是冤家路窄,不过在这天罗城里面,她也不敢怎么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