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瞥了吊梢眼一眼:“你又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孙子,用不着这么孝顺替我担心,哪凉快哪待着去!”

  一些已经得到了传承的考生,顿时哄然大笑,他们正愁没乐子呢,巴不得两个人打起来才好呢。

  吊梢眼气的大骂:“贱人!你骂谁呢?”

  “我骂孙子呢!怎么,你有意见?”云初玖本来得不到传承,就有些憋火,现在这个吊梢眼自己上赶子找虐,她自然不会客气。

  “你!你!”吊梢眼被怼的差点背过气去,他要是再接着骂,岂不就承认他是孙子了?

  吊梢眼的同伴走过来,拽了吊梢眼一下:“景铁,这都第八天了,她还没得到传承,肯定会被淘汰,你何必和一个废物一般见识?!”

  吊梢眼有了台阶下,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贱人,我懒得和你费口舌,你就等着淘汰吧!”

  “哼!不就是传承吗?有什么了不起,我很快也会参悟的。”云初玖撇着嘴说道。

  众人都觉得云初玖这是死鸭子嘴硬,虽说还有两天,但是她能够成功参悟的几率太低了,十有八九会被淘汰。

  金枝和墨芳冰心里也很是担忧,金枝是真的为云初玖担忧,墨芳冰呢,一多半的原因是她想有个伴儿,要不然进到刑天学院,她觉得心里没底。

  云初玖安抚了两人几句,然后开始打坐参悟。

  转眼到了第十天,血无极仍然在接收传承,云初玖这悲催的货还是一无所获。这下连她自己心里都没底了,特么的,难道只能干瞪眼等着被淘汰?

  这货实在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她准备离天道崖近一些,仔细看看,没准能有收获。

  还别说,离的近一些,似乎感觉还真不太一样,仿佛能感受到天道崖上面的旷古气息,这货不由自主的就越走越近,离悬崖只有一步的距离。

  云初玖正聚精会神的参悟,突然就感觉悬崖下面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往前一倾,大头朝下就栽了下去!

  “天啊!墨芳草跳崖自杀了!”

  “一定是因为没能参悟传承,所以她就跳崖了!”

  ……

  一直往下坠落的云初玖,气的直咬牙,特么的!你们才跳崖自杀!老子这是被陷害的!被陷害的!!!

  此时,天道崖上面的众人已经炸锅了!

  特别是金枝简直都要疯了!

  “小九!小九!”

  金枝喊着就要跳下去,好在被温导师给拦住了。

  “这下面是地狱深谷,有去无回,你不能冲动!”

  “可是小九怎么办?她掉下去了!她肯定不是自杀,她一定是不小心跌落到了下面。温导师,我求求您,您快想办法救救小九吧!”金枝一边哭一边恳求温导师。

  温导师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想救她?!可是这下面是地狱深谷,别说我了,就是仙元大陆的大能过来,也是不敢下去的,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金枝见温导师和其余的导师没有搭救云初玖的意思,奋力挣脱温导师,就要往下跳,温导师情急之下,只好一掌拍晕了金枝,交给墨芳冰照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