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帝尊听到貌美如花几个字的时候,还心情颇好的吐槽,这个黑东西还是那么的厚脸皮!可是听到后面就不淡定了!

  什么?红衣服的男人?还夸他好看?

  反了!真是反了!黑东西把我交待的话都忘了!

  帝北溟气的差点把传声符捏爆了!

  帝北溟拿出传声符,怒气冲冲的说道:“黑东西!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云初玖发现传声符颤动起来,略带急切的把神识投入进去,然后就听见帝北溟咬牙切齿的声音,先是一愣,继而也怒了!愤愤的把传声符收了起来!

  “什么玩意儿!你都把玉佩给我了,弄了道裂纹还饶不了我!亏得我还想好好感谢你呢!”

  “小白脸,居然这么小心眼!真是讨厌!”

  “最好是再也别出现在我面前!靠我自己,我也能除掉那棵怪草!哼!”

  ……

  云初玖骂了几百遍小白脸,这才重新开始修炼!

  帝北溟还以为云初玖会用其他的传声符跟自己解释呢,可是等到半夜也没有一点动静,气得直转圈!

  偏偏现在还走不开,否则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黑东西不可!

  帝北溟拿出暗风的传声符:“把黑东西给我盯紧了!如果,如果有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

  暗风怕被灵华宗的大能发现,而且估计灵华宗之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云初玖进入炼丹房之后,他只是在外面随时观察动静!

  他只是隐约听说有人闯入了灵药园,听见帝北溟的传讯之后,还以为云初玖把事情都和尊上说了,于是回复道:“尊上,我会严防死守的,您尽管放心!”

  帝北溟一听,更是坐实了云初玖勾搭红衣男子的所谓“事实”,气得觉也不睡了!开始找暗卫们“切磋”!

  暗卫们郁闷的差点吐血了!

  这哪是切磋啊?!

  这简直是单方面的虐打啊!

  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尊上啊?!

  第二天,云初玖有些忐忑的到了祁长老的院子!

  祁长老今天早上回来后听说了此事,倒也没怎么责备云初玖,毕竟对方是有备而来,只能感叹自己倒霉了!

  “唉,老夫本来需要这金缕草的果实炼制七品的补神丹,修补我的神识,看来是无望了!时运不济也是没办法!”

  “祁长老,这金缕草只有咱们这里的这一株吗?”云初玖这人吃软不吃硬,见祁长老如此,就有那么几分内疚,要是我早一点把果子收进玉盒就好了,就不会被那个红衣变态偷走了!

  祁长老叹了口气:“这金缕草生长的地方都非常的隐秘,这一株还是老夫有一次出去历练偶然得到的!”

  “那它还能再次结果吗?”

  “自然可以,只是金缕草百年一开花,百年一结果,百年一成熟,老夫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祁长老感叹连连,落寞的进了屋子!

  云初玖耷拉着脑袋进到灵药园,望着金缕草光秃秃的枝丫嘟囔道:“唉,难道只有再等上三百年才可以?要是有什么催熟的办法就好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