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扫视了一眼那些人,凭借她变态的记忆力,她认出来这些人都是这一届的新生,估计都是和朱景铁一个班级的。

  云初玖又看向朱景铁身后的三个人,淡淡的说道:“三位学长,你们怎么说?”

  那个吊梢眼撇了撇嘴:“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没听我弟弟说吗?这三间院子我们哥三个看好了,你们赶紧让出来!虽然学院之内禁止斗殴,但是想弄死你有的是办法,你给我识相点。”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没搭理那个吊梢眼,而是走到了自己的院落门口,拿出大菜刀之后,对着那些挡在院子门口的学生说道:“你们是马上让开,还是让我给你们放点血?”

  那些学生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墨芳草,你脑子有病吧?先别说你打得过打不过我们,学院之内禁止打架斗殴,你是想被开除吗?”

  云初玖看了他们一眼,左手拿出厚厚一摞超品骤裂符:“我虽然打不过你们,但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总可以吧?你们说这些符篆要是炸了,是你们伤的重还是我伤的重?

  至于开除?你们放心,我还有九百积分呢,揍你们一顿,最多也就扣除二百!那都是小钱!只不过,你们有没有二百积分用来扣啊?”

  那些学生一个个呆若木鸡,靠!这个墨芳草也太凶残了吧?!

  她竟然打算同归于尽?她脑子有病吧?!再说,符篆在她手上,她往出一抛,肯定她受伤最轻啊!

  更要命的是,她说的对,如果东窗事发,她被惩罚,他们也好不了,他们可没有两百积分让执法处扣,到时候就要被退学了!

  那些学生虽然都是朱景铁的狗腿子,但还犯不上为了讨好他搭上自己的前程,于是一个个怂了,磨磨蹭蹭的就把院门给让出来了。

  血无极和金枝自然是有样学样,那些学生也只好把他们的院门也给让出来了。

  朱景铁见状气的直跳脚,跃到云初玖面前,指着云初玖的鼻子骂道:“臭丫头,你给我站住!你别以为你有积分你就了不起!我哥哥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云初玖听到朱景铁的叫嚣,给血无极和金枝使了个眼色,三人猛然向前同时攻击朱景铁。

  朱景铁正在那里张狂的叫嚣,哪里想到云初玖他们一言不合就动手,所以发现事情不对想反抗的时候,云初玖的大菜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面了。

  云初玖手上一用力,朱景铁的脖子上面顿时就出现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朱景铁疼的直叫唤。

  吊梢眼三人和那些狗腿子都惊呆了!

  他们觉得云初玖也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动手,这胆子也太大了!

  朱景铁又疼又怒,冲着吊梢眼喊道:“哥哥救我!哥哥救我!”

  吊梢眼阴狠的说道:“你马上放了我弟弟,否则我杀了你!”

  云初玖在朱景铁的脖子上面又划了一刀:“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先不说你能不能杀得了我,你要是敢动手,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