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方面是舍不得帝北溟离开,另一方面是心疼帝北溟独自厮杀,她不但一点忙也帮不上,还经常拖后腿,真是没用!

  这货哭了一会儿,抹了抹眼泪,早点变强,一定要早点变强!

  直到天色快要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的正香的时候,院门外面传来金枝的拍门声:“小九,走了,再不走,上课就迟到了!”

  云初玖只好爬起来,胡乱的洗漱了一番,叼着个肉包子就出来了。

  金枝看到云初玖眼睛红肿一片,不由得担忧的问道:“小九,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你的嘴唇!”

  云初玖后知后觉的嗖的一下子转过了身,拿出镜子一照,只见一双眼睛红通通的,嘴唇也是微微有些红肿,这货的脸上顿时火烧火燎的。

  她呆愣了一会儿,然后拿出面纱,将脸罩上,虽然眼睛也是红肿的,但总比让人看到嘴唇肿了要好很多。

  金枝眼珠一转就猜了个大概,不由得捂嘴笑道:“小九,莫非,昨晚某人来了?”

  云初玖万年厚的脸皮更红了:“哼!你也别笑话我,小疯子可是要跟小白脸离开一段时间,到时候,你想他也见不到了。”

  金枝脸上一红,跺了跺脚:“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却揶揄我,不理你了!”

  两人正嘻嘻哈哈的打闹,血无极从院子里面打着哈欠出来了:“你们大清早的就闹什么?小九妹妹,你怎么还带上面纱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哪个不要命的招惹你了?”

  云初玖干笑了两声:“乌鸡哥哥,你想多了,我只是昨天晚上看一个话本,看到伤心处就忍不住哭了。”

  “那你戴面纱做什么?”血无极皱了皱眉,狐疑的问道。

  “乌鸡哥哥,你哪来那么多的为什么?!这都什么时辰了,咱们还是赶紧去教室吧!”云初玖迅速的转移话题,心里暗自埋怨某尊不知道怜香惜玉,讨厌!

  血无极摸了摸鼻子,见云初玖不肯说,也只好作罢。

  三人很快就到了一年级星之班的教室,可能是因为昨天云初玖教训了翟珊珊的原因,星之班的学生老实了很多。

  虽然看到云初玖红肿的眼睛,还戴着面纱,很多人好奇不已,但是也没人敢议论。

  云初玖坐到座位上之后,弄出消肿的丹药暗戳戳的抹在了嘴唇上面,估计一会儿就能消肿了。

  董导师进来之后,目光就落在了云初玖身上,皱了皱眉,面色不善的说道:“墨芳草,你上课戴个面纱成何体统?!赶紧给我摘了,要不然,这节课你就别上了!”

  云初玖本来因为帝北溟走了,心里就窝着一股火,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董导师,学院守则哪条规定不准学生戴面纱上课?”

  董导师见云初玖竟然敢顶撞他,更加的不悦,一拍桌子:“不管学院守则有没有规定,这堂灵力课我说的算!你到底是摘面纱还是出去?你个废物,还敢顶撞导师?真是岂有此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