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鸭嗓和鹰钩鼻子被揍的哭爹喊娘,嘴上却叫嚣:“你们等着!动手的一个都别想活!”

  云初玖回到后厨拿了一把菜刀,然后在人群后面蹦着高的喊:“居然还嘴硬!给我继续揍!什么时候求饶认错什么时候住手!”

  终于,两人撑不住了:“住手!姑奶奶,我们错了!快让他们住手吧!”

  云初玖撇了撇嘴:“把他们制住,我要让他们画押!”

  众人把两个人围在中间,手脚都被绳子捆着,就算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云初玖上前咣咣踹了两人一脚:“装啊!怎么不装了?居然想在我们灵华宗撒野?你问过在场的师兄师姐了吗?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否则我割了你的耳朵!”

  公鸭嗓和鹰钩鼻子看见云初玖手里寒光闪闪的菜刀,再想起刚才这臭丫头的做派,一点不怀疑她的心狠手辣,哭丧着脸把储物袋里面的灵石还有一些丹药倒了出来!

  “就这么点?你们是不想要左耳朵还是不想要右耳朵?”云初玖拿着菜刀在两人面前比划!

  两人只好把储物袋里面值钱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姑奶奶,这次真的没有了!”

  云初玖阴阴一笑,举起菜刀照着公鸭嗓就砍了下去,公鸭嗓吓的惨叫一声,竟然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云初玖撇了撇嘴,拿着割下来的一块布料对鹰钩鼻子说道:“我念你写,要是敢写错一个字,我就砍你一根手指头!那位师兄,把他手上的绳子解开!

  “姑,姑奶奶,我这没有笔墨啊?”鹰钩鼻子哭丧着脸说道!

  “把手指咬破了写!你要是舍不得,我帮你剁下一根!”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鹰钩鼻子吓的,赶紧对着自己右手的食指就是一口!

  “对了,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云初玖死死盯着鹰钩鼻子的眼睛,以防他撒谎!

  鹰钩鼻子此时哪里还敢耍小聪明,赶紧说道:“我叫张雄,他叫孙亮!”

  “那开始写吧!我张雄和孙亮两人狼狈为奸、臭味相投,卑鄙无耻,猪狗不如!吃人饭不干人事!自从到了灵华宗,处心积虑,挑拨离间,在我们长老面前,说了很多灵华宗弟子的坏话,实际上那些坏事都是我们捏造的!

  好在,我们遇到了正义的灵华宗弟子,他们不嫌弃我们蠢笨如猪,耐心的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从此以后,我们一定洗心革面,争做两派友好的使者!把你们名字签上,然后按上手印!”

  鹰钩鼻子和苏醒过来的公鸭嗓颤抖着签上名字,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云初玖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嫌弃的说道:“你这字写的真难看,一点笔锋都没有!以后回去好好练练,下次要是再写不好,我就直接把你手指头剁了!”

  鹰钩鼻子带着哭音说道:“是,姑奶奶,我回去一定勤加练习!”

  “嗯,滚吧!要是有人想替你们出头,尽管找姑奶奶我就是!”云初玖挥了挥手,示意把两人放了!

  公鸭嗓和鹰钩鼻子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

  云初玖看了看地上两人交出来的灵石和丹药,笑着对众人说道:“我云初玖虽然年纪小,但是知道独乐不如众乐的道理,这些东西我会让凤鸣师兄换回几坛灵酒,到时候众位师兄师姐一定要赏脸来品尝!”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