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脸色僵了僵,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不但这一万的欠条保不住了,自己还会再往外掏灵石!

  果然,云初玖各种巧立名目,连卖唱的办法都想出来了!

  不过,帝北溟表示实在欣赏不了云初玖这种鬼哭狼嚎的唱法,果断给了一个差评,两千灵石不但没给,还以赔偿精神损失为由倒扣了一千灵石!

  云初玖气的差点吐血,真是没有艺术细胞的二愣子!我连唱带蹦跶的,我容易吗我?再说了,我这骑马舞跳的多好啊!这首歌怎么就鬼哭狼嚎了?!

  好,你扣我一千灵石,我想办法坑你两千!

  云初玖装模作样的给帝北溟捶了一会儿腿,然后一伸小爪子:“四千灵石!多谢惠顾!”

  帝北溟皱了皱眉:“不是两千吗?”

  “一条腿两千,两条腿四千!”云初玖一呲小白牙,笑的好不嘚瑟!

  帝北溟咬了咬牙,很好,黑东西,你等着,这笔账咱们先记着!

  临睡觉前,云初玖不但还完了欠债,还赚了五千下品灵石!

  云初玖美滋滋的撇了撇嘴,哼,小白脸,跟我斗?!我玩死你!

  这货又想了想,不对啊,折腾了半天,小白脸以前给我的那些灵石都被诳了回去!

  特么的,我手里的这五千灵石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好不好!?

  阴险的小白脸!

  云初玖越想越生气,假装闭上眼睛,伸出脚,对着帝北溟的屁股就是一脚!

  帝北溟哪里想到云初玖会来这么一下,可怜的帝尊大人,嗖的一下子被踹下了床!

  虽然落地的一刹那,帝北溟一个翻身站在了地上,没有摔成狗啃屎,但也足够让心高气傲的帝尊暴跳如雷了!

  “黑东西!你想死吗?!”

  云初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帝北溟:“男神,你不好好在床上睡觉,站在地上干嘛?”

  “你,你为什么踹本尊?”帝北溟回到床上,咬牙切齿的问道。

  “呀,我刚才梦见那个红衣变态要杀我,我就一脚把他踹下了山崖,原来是把您踹了?真是不好意思啊,踹疼没?我帮您揉揉啊?”云初玖伸出禄山之爪,直奔帝北溟的臀部!

  帝北溟吓了一跳,连忙喝止:“住手!一个女孩子居然,居然,成什么样子?!”

  云初玖撇了撇嘴:“切!又不是老虎屁股,还摸不得?不用揉拉倒,我睡觉了!”

  帝北溟本来还想训斥几句,可是云初玖已经转过身香甜的睡着了!

  云初玖这货当然是装睡的,哼,小白脸,还想教训我?!我吓死你!不过,话说,小白脸的身材还真是好啊,可惜我这小身板有贼心也做不成什么坏事,要不然偷个小白脸的基因,将来生个娃自己养也是不错的!反正我也没打算嫁出去!

  嗯,生一个迷你的小小白脸,一天训他八遍,把在他爹身上受的气都找回来!

  不对,那是我亲儿子,这么做我可舍不得!

  云初玖杂七杂八的想了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

  可怜的帝尊,看着云初玖粉嘟嘟的小嘴唇,此时脑海里反复的荡漾着一个想法,我是亲还是亲呢?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