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醉眼朦胧的抬起头看了看,只见半空中飞下来两个人,说话的正是上次偷摘金缕草果实的红衣变态!

  如果云初玖没喝醉,此时肯定会一边溜之大吉一边大呼救命,不过,此时这货已经有了七分醉意,胆子大的出奇!

  云初玖看了红衣男子一眼:“原来是你这个偷药贼!你不去灵药园偷药,来我这里做什么?”

  红衣男子饶有趣味的打量了云初玖一番:“小丫头,你上次服用了我的催老丹,你怎么没死?”

  “你特么的才会死呢!姑奶奶还没活够呢!不会说话就滚远些!”云初玖干了一杯灵酒,恶狠狠的说道!

  红衣男子不怒反笑:“有意思!有意思!上一次这么和本少主说话的人,我是怎么对待他的呢?花花,你来给小丫头说说!”

  黑衣男子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花花这个名字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污点:“少主命人在他身上割了九九八十一刀之后,在伤口上涂满灵蜂蜜,然后放到了噬石蚁的洞穴里面!”

  云初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第一,花花这个名字不错,你的审美观很符合本小姐的口味!第二,你特么的真是浪费啊!灵蜂蜜用来吃多好啊!折磨人的办法有的是,居然浪费了灵蜂蜜,真是个白痴!”

  黑衣男子觉得这个黑丫头一定是活腻味了!

  居然几次三番的惹怒少主!上一次她侥幸逃脱了就算万幸,这一次死定了!

  黑衣男子万万没想到的是,红衣男子居然坐到了另外一个石凳上,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酒杯:“小丫头,来,倒上!所谓知音难觅,你还是第一个夸赞本少主审美观的人!”

  云初玖也不矫情,居然真的把红衣男子的酒杯倒满了,然后说道:“这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自然是简单易记才好!就像我云初玖,多好记,一看就是初九这天生的!对了,红衣变态,你叫什么名字?”

  红衣变态?黑衣男子差点吓跪了!

  刚才的偷药贼就够难听的了,现在居然又称呼我们少主红衣变态,这个小丫头真是花样作死啊!

  黑衣男子觉得这一次,少主肯定要动手了!

  哪里想到,红衣男子只是邪魅的一笑,然后将酒杯里的灵酒一饮而尽,然后缓缓说道:“血无极!”

  “血无极?哈哈哈!无极,无极岂不就是乌鸡?艾玛,笑死我了!你这名字实在是太搞笑了!”云初玖笑的前仰后合,差点从石凳上滑下去!

  “很可笑吗?”血无极眼睛里面闪过几分寒光,手指紧紧的攥到了一起,隐隐有嘎巴嘎巴的声音,显然是气到了极点!

  “当然可笑!你居然是鸡!还是乌鸡!哈哈哈!”云初玖此时已经有了八分醉意,对血无极眼睛里的杀意毫无察觉!

  红衣男子看着云初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竟然没有动手,而是笑着说道:“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乌鸡也没有什么不好,你要是喜欢,就这么称呼我便是!”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