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男子也就是那个花花觉得自家少主一定是吃错药了!

  平时有人但凡有一点拂逆他的心思,轻则重罚,重则处死,今天这个黑丫头屡次三番的辱骂挑衅,少主居然没杀她,还任由她叫自己什么血乌鸡?不是吃错药就是疯了!

  云初玖听了血无极的话打量了他几眼:“你这人脾气不错!如果你不要人头骨的话,那就更好了!”

  暗卫花花差点被云初玖的话气哭了!

  我们少主脾气不错?你这话说的亏心不亏心?!

  在天元大陆谁不知道我们少主有了名的喜怒无常,肆意妄为?!

  血无极举起手里的举杯,将头凑近了云初玖,带有几分魅惑的说道:“小美人,如果你不想献出你的头骨也不是不可以,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暗卫花花差点吓趴下!

  少主,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带脑袋了?!

  做朋友?谁敢和您做朋友?!

  就您这一言不合就翻脸的性子,有百条命都不够你杀的好不好?!

  云初玖看着血无极细长的凤眼,傻笑了一下:“你长的倒是真挺好看的!不过,我云初玖的朋友可不是好当的!要供我灵石花,要给我买好吃的,还要有事没事送我两件灵器玩玩,你舍得吗?”

  血无极的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坐直了身子:“这有何难?!只要是花钱能办的事,在本少主这里都不叫事!只不过,本少主这次出来的匆忙,身上没带多少灵石,下次再送给你就是!”

  暗卫花花暗地里撇了撇嘴,少主,你够了!谁不知道您是有名的一毛不拔!对待自己那叫一个慷慨大方,奢华的不得了,可是一旦对别人,那叫一个抠门!

  云初玖一拍桌子:“你混弄鬼呢?!好东西不随身带着,难道留给别人偷?今天你要不拿出一万下品灵石,你以后就给老娘滚远点!”

  血无极眼睛一缩,深吸了一口气,手握成拳头又松开,好不容易才按耐住要拍死云初玖的念头,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竟然真的倒出来一堆亮晶晶的灵石!

  云初玖看见灵石,顿时态度就变了:“红衣变,啊,乌鸡哥哥,老话说的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一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定是有大造化的人,能够和你交朋友是我的荣幸!来,来,喝酒!”

  暗卫花花已经懵逼了!

  卧槽,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个小丫头一下子从泼妇变成了天真娇俏的小丫头?!

  血无极愣了一下,然后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小九妹妹真是个爽快人!光喝酒不吃菜有什么意思,来,哥哥这里有上好的酒菜!”

  血无极从储物戒指里面端出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肴!

  “呃,要钱吗?”云初玖显然是被帝北溟坑怕了,张嘴就问要不要钱!

  血无极愣了愣,然后说道:“自然不要钱,请!”

  “果然够大方!”云初玖拿起筷子一口菜一口酒的喝了起来!

  “乌鸡哥哥,来,你也吃!”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血无极拿起筷子漫不经心的吃了几口,然后就看着云初玖吃,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